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36 1352 8209

    电子邮件

    92joke@sina.com
  • 官方客服号

    商务合作联系

  • 扫描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深度观察
174141 0 0 2018-12-15 23:23

币圈谋生——众人埋头求生无暇他顾,戾气也消了不少

原作者: 辛夷 来自: 起风财经 收藏 分享 邀请

曾经飞得够高,以至于现在还没着地。只不过能把币圈再度托起的那阵劲风,还没有来。

  自币价“入冬”以来,币圈媒体格外“春风和煦”。

  曾像炒币群一般喧闹的媒体群早已恢复了其秩序井然的推文功能,涉及比特币的内容都改成了严肃报道的文风。直到一张统计币圈媒体停更、封号情况的表格出现,媒体群才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被通报“死亡”的媒体纷纷浮出水面,不遗余力的证明自己还“活着”;群聊之下,则是媒体人之间的私信试探,媒体关系看起来竟然比牛市时还要热络。

  事实上,媒体只是通常意义上的行业指示剂,内容的缺失只不过是在映射全行业的空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一线代币基金的比特币虚拟货币浮亏率普遍超过60%,法币浮亏率则超过90%;头部交易所的交易量下滑至今年高峰时期的1/3,市面上80%的矿场宣告倒闭;项目方的死亡数据则无法统计,维京资本创始合伙人张宇文在接受起风财经专访时表示,目前在基金监测范围内的区块链项目不足1万个,而这个数字在3个月以前起码有十几万。

  不得不说,此时的币圈仿如驯兽,在比特币单价从年初将近12万元杀跌到如今仅有2.3万元的行情调教下,显得格外乖顺。

  “推荐大家看《芙蓉镇》”,在媒体们正忙着自证清白的间隙,一个新媒体小编没头尾的添了一句。

  推荐这部电影,当然不是因为它承载着中国第五代导演的时代悲鸣,或许只是因为片中的一句台词——

  “活着,像牲口一样活下去”。

  兔死狐悲

  对币圈大部分的参与方来说,业务枯竭的直接原因是“韭菜”割不动了。好欺负的投资者“死”了,狩猎者自然陷入了被动。

  某区块链孵化器的创始人梁子建(化名)在2017年时正式allin区块链,主业是帮助项目方建立并开拓社群,当时正值他的上一个O2O项目在风停之后走向清算。在币价的高峰期,社群的主要任务是帮项目方空投募资,巅峰时期单个项目的募资额平均可以达到人民币千万级,对应的社群总体规模甚至可以达到几十万人。

  而在今年10月往后的币市寒冬,社群的KPI明显发生了变化。

  “我们现在的社群已经不再承诺数量,比如帮国外的项目方在中国做一个官方的中文群,也就二三百人,我们在里面动态同步项目资讯和激励活动”。

  提及个中原因,梁子建略显无奈的告诉起风财经,“我们现在的困难在于,第一,被狠狠割过几轮的币圈老人们,已经不再相信价值投资,也不愿意相信项目方在好好做事,再怎么说也很难燃起他们的热情了;他们现在更多就是观望、胆怯。第二,场外的小白更加不懂区块链的价值,知道的信息很有限,如果要吸引他们就要做大量的普及工作,但是这显然需要时间。”

  同样是做孵化,牛市时的孵化是“从0到1”,熊市时的孵化变成了“从10到11”。因为募资服务难度加大,梁子建如今不再对接需要从头开始输血的项目方,基本只给一些可以自己跑的项目做加速;如今在进行种子用户的共识教育时,梁子健的也只是推荐群成员进行项目注册,并免费拿一些代币。

  “如果涉及代币募资,我们直接就让项目方做,我们不会参与做代投、赚差价”,梁子建说。

  对于这种越来越鸡肋的第三方服务,梁子建更愿意美其名曰“孵化器2.0时代”。“没办法,现在就这两拨人,老人不活跃了,新人进来也要门槛,这个阶段不是说我们做社群能解决的”,说这话的时候,梁子建一脸的意兴阑珊。

  韭菜“死”了,殃及的另一个币圈大户是交易所。

  交易量缩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曾经在交易手续费上花式做营销文章的交易所,如今连明面上的数据都已经十分难看。在这种情况下,部分交易所为了从韭菜身上刮走最后一层油水,扯掉了最后的遮羞布。

  “我见过一个交易所,整个平台上只有一个交易对”,某TokenFund创始合伙人杨杰(化名)曾对起风财经透露。

  杨杰解释称,此类“一个交易对”的交易所几乎就是为了自己发的币而设,“他们自己上自己的币,唯一的交易对就是USDT,他们发动自己的社群进行这唯一的交易,简直就是‘自割’”。

  这种“自割”的方式大概能给交易所带来一个月5000元的流水,而据郑州某交易所的负责人张言(化名)透露,一般二三线城市的交易所月均的成本也在十几二十万左右。

  事实上,比“自割”更为荒诞的是“行走的资金池”。

  “很多交易所直接是由P2P改的,他们把他们原来的P2P平台变成区块链平台,再忽悠大家买币,把原来投的钱变成买币的钱”。杨杰称,买了币之后,债务变成了投资,这样平台自身没有债务风险,到时候亏光了就是市场行为,不存在“暴雷”一说。

  和暴雷平台如出一辙的是,这些P2P转型的交易所也许根本不用等韭菜被割,钱一到就可以直接“把资金池端着走”,“反正他们在海外,投资者也抓不到,有本事你端着老鼠药去找”,杨杰说。

  “狗”仗“熊”势

  在新一批的韭菜茬还没有茁壮成长起来之前,尚未死透的币圈人们各自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活法。

  “节流”是最初级的。

  按照杨杰的说法,此前公司大约有40名员工,即使在传统VC里也算得上成规模。“其实团队里面核心赚钱的也就是十几个人,其他的就是边缘的送水业务,行研、咨询一类的。虽说赚不了钱,但留着他们也是为了保持机构的体面”。

  然而从牛市到熊市,杨杰的基金已经回吐了二十倍左右的利润;在现金流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裁员迫在眉睫。“现在圈子里根本没有业务能做,大部分人就只能闲着。慢慢裁呗,总不能一下子都裁了吧”,杨杰说。

  “心疼啊!”杨杰说这话的时候眉头一簇、嘴角一抽,想必是真的心疼。不是因为裁员,是为了那些在众多TokenFund中,并不算突出的亏损。

  和杨杰相比,另一位代币基金投资人洪光(化名)显得温和不少。“我们会在确保现有员工薪资不打折扣的基础上,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比如,下午茶、免费健身卡之类的。”

  这些一开始就以变相福利出现的安慰剂几乎是所有初创公司的景气指数,不过,牺牲它们也拯救不了过惯了好日子的基金。

  “我们现在是二皮脸,一方面我们的一级市场很干净,没有带血的项目。偶尔参参会,维护一下媒体关系,跟其他人吹个牛逼,说我们投过无币区块链项目,其实就是搏个名声。另一方面,我们主要是在二级市场套利。”

  洪光口中的套利,主要是指做量化交易。“一级市场不好,二级市场必然很熊;但是再熊,还是有量化基金,能从锯齿状的行情起伏中套利,最简单的是波段套利”。

  事实上,洪光的量化交易比波段套利要专业且复杂得多。在采访现场,洪光向起风财经展示了其自家运营的量化交易机器人。这款机器人主要在支持合约交易的交易所平台上运行,据洪光介绍,量化机器人背后有一套十分复杂的算法模型,得以在各交易所币价出现差价的时候瞬间买进卖出,赚取利益差价,其间的交易反应速度可以精确到微秒。

  在业内,此类二级市场的操纵者自嘲为“狗”。

  “散户就不要碰币,大部分都是坐庄的,没有信息优势你就会亏,就算赚了也会吐回去。还有就是不要玩期权,你有什么能力玩?死的人九成都是期货爆仓的,你有专业团队的风控交易吗?能24小时盯盘吗?有二级市场交易对账的经验吗?为什么要跟机构干?就算是专业的量化团队都有可能被更大的量化机构收割,何况是散户?这就叫光看见赚钱没看见吃屎”。说到这里,洪光甚至显得有些激动。

  “不要相信任何主体的信用背书,保护好自己的钱;真的能穿越币市牛熊的,除了信仰,就是专业”,这是一条来自“狗”的建议。

  风口处的猪

  活着的企业大抵都是相似的,死去的公司才是各有各的不同。在全民“穿越周期”的浪潮里,各谋生路的币圈众生渐趋展现出一些共同性。

  比如,几乎所有圈内机构都在扩大自身的业务范畴,项目方、资方甚至矿圈的业务边界开始模糊。

  梁子建告诉起风财经,他的孵化项目在半年前成立了自己的TokenFund,目前已经投出6个标的,大部分都是海外团队。“国内项目接触的不多,他们的做法和我们的价值观不一样;反而是国外更着重做事情,他们的技术、创新、资源都是行业的佼佼者,基础比较好”。

  梁子建声称,自己的基金“看团队看事情,不是为了套利,目前也没有被套”,但是正因如此,无论孵化服务还是一级市场,都不能为公司快速变现。于是梁子建想出了一个赚钱的歪招——挖矿。

  “我们基金的40%拿来投矿场,同时我们也希望找到回报率更好的矿机,毕竟我们也要有现金流的”。梁子建介绍称,目前公司的矿场主要建在马来西亚,自己通过私人关系拿到了普遍低于市场平均价格的电费,预计8个月可以回本。“我们入局比较晚,下半年才进场,躲过了之前杀跌时期的价差。现在算力难度增加平稳,矿机成本也没有之前那么高。”

  目前,“下场挖矿”的确已经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梁子建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何谓“不会挖矿的基金不是好孵化器”。

  同样对挖矿情有独钟的还有洪光。在量化交易成为代币基金圈共识的行情下,洪光通过自己挖矿,从源头上部分解决了募资难的问题。据洪光透露,自己在海内外均有矿场布局,矿机规模大约有十几万台,目前已经是某主流矿池上的“大V”矿主。即使在小矿主纷纷达到关机价的当下,“家里有矿”的洪光似乎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反而“自挖自投”的不亦乐乎。

  “现在TokenFund流行投USDT或者就是钱,但其实现在的项目方因为活得差,也不会纠结收什么,基本是给什么要什么”。

  与此同时,钱包、咨询服务等周边业务也是洪光的新阵地,他在带头给代币基金树立一个“不会做项目的矿场不是好基金”的榜样。

  此外,或是因为众人埋头求生无暇他顾,币圈的戾气如今也是消了不少。

  “金融是工具,一定要服务实体。币圈资本之前是赚钱太快了,就飘了,都觉得是大佬。当你不把自己当工具,你就离死不远了;自己投资,一定会后悔的”,如今在拿自己“干净的一级市场”跟政府“吹牛逼”的杨杰这样给自己定位。此时此刻,杨杰比任何人都急头白脸的呼唤秩序、拥抱监管、服务实体。

  “一级好了,二级很难不好;为什么现在二级熊?还不是因为一级没有之前大家想的那么好?这个就是所谓的价值回归理论,就是你一开始有几个主流币的标杆,大家因而看到区块链这个产业。但是后来你发现没有什么好投的东西,于是你就要退而求其次去投梦想。一旦你开始投梦想,空气币就出现了。之后,大量热钱就冲到了空气币里面,造成整个的虚高”,杨杰说。

  “其实区块链根本没什么颠覆,就这么点事,大家还是要好好看看区块链干啥的,看看相对正常的区块链项目都在做什么,既然已经亏了,就不要一天到晚沉浸在自己的资金盘里了,还是要学习一下、提升一下,不然谈什么拥抱监管?”杨杰补充道,“所以大家做正常的事,区块链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空气和没用”。

  面对杨杰的“一身正气”,张言戏谑道:“都赚不到钱的时候,大家果然好相处多了。”

  “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上天”,这句贯穿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玩笑,时至今日依然是不过时的商业箴言。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真相是,没死透的币圈众生多数还是因为在牛市攒够了家底,如今才能在惨淡经营的空档,一吐几分冬日的料峭。

  曾经飞得够高,以至于现在还没着地。只不过能把币圈再度托起的那阵劲风,还没有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阅读排行RANKLIST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ZHENNIU24(真牛科技)是一家以原创内容、高端活动与全产业渠道为核心的垂直类区块链产业媒体。我们关注新兴创新的区块链科技领域,提供有价值的报道和服务,连接区块链科技创业者和各种渠道资源,助力区块链科技产业化。
136 1352 8209
关注我们
  • 官方商务专员
  • 官方微信公众号

© 2017-2018 ZHENNIU24 Inc. 真牛科技 ( 晋ICP备14008748号-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