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邦德也发币?明星发币无一成功,币价跌去99.95%

文 | 棘轮 比萨

“007发币了!”日前,007电影中詹姆斯·邦德的饰演者丹尼尔·克雷格“发币”的传言,广为传播。

实际上,这是一个疑似资金盘的项目假借克雷格名义做的虚假广告。

不过,历史上真有明星发行过“明星币”,甚至有艺人公司试图面向明星的粉丝精准发币。

但最终,这些项目无一成功,币价几近归零,只留一地鸡毛。

01 虚拟广告

“‘007詹姆斯·邦德’竟然发币了。”近期,一些英国YouTube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称。

他们发现,一些YouTube视频出现了“比特币时代”(Bitcoin Era)项目的广告。在广告中为项目站台的,是“007”詹姆斯·邦德的饰演者——英国演员丹尼尔·克雷格。

因为疫情,原定于3月31日公映的007最新电影《无暇赴死》推迟了公映,007也因此成为热门话题。比特币时代的广告,也以此为题。

比特币时代在YouTube上投放的广告

用户点开这个广告后,看到的标题很有诱惑力:《特别报道:听从克雷格建议的英国人,已经在家赚到上百万英镑了》。

文章还承诺:“只要4个月时间,比特币时代可以让任何人成为百万富翁。”

对于这种宣传,中国的币圈玩家们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摆明了告诉大家,我们是资金盘。”一位币圈玩家告诉一本区块链。

比特币时代宣称,它是一款全自动化的高频量化交易软件,可以通过大数据智能交易,为用户获得收益。用户只要投入250美元以上的资金,就可以获得至少5%的日收益。

以此计算,其年化收益高达1825%。

这种模式与PlusToken如出一辙,比特币时代大概率是一个资金盘骗局。

“克雷格是过气了,还是缺钱了?为什么要给资金盘打广告?”有人质疑。

就在人们不解时,这条广告消失了。美国媒体《商业内幕》援引YouTube内部人士消息称,广告是YouTube撤的,原因是内容不实。

原来,克雷格并没有给资金盘站台,而是被盗用了名号——无所不能的詹姆斯·邦德,成了操盘手的敛财工具。

被比特币时代“强行站台”的,除了克雷格,还有比尔·盖茨与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

被资金盘和数字货币骗局利用的明星,还有很多。

2019年9月,许多香港Facebook用户都被一则谭咏麟的广告刷屏。

广告中,谭咏麟表示,他最近在炒比特币,每天都能赚到数万港币。他还推荐了某个比特币交易平台。

对此,谭咏麟很快公开辟谣称,他从未推荐过任何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并呼吁公众不要被骗。

谭咏麟在微博上发布的澄清声明

2018年初,有人利用TFBOYS的名号,制作了一个名为“TFBOYS.one区块链粉丝团”的网站,并宣布发行了“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偶像饭圈数字通证”——TFBOYS饭票(TFBC)。

TFBC声称, TFBOYS三位成员将直接获得60%的TFBC;而剩余的40%,将由粉丝们通过免费领取和付费认购的方式获得。未来,TFBC可被用于购买周边、参加VIP粉丝活动、买卖演出票。

官方资料显示,1ETH可以兑换3000TFBC。当时,ETH的价格在5000元左右,以此计算,一张TFBC饭票的价格约为1.7元,其总市值高达1亿元。

很快,TFBOYS经纪公司发布了紧急声明:从未授权任何组织发行“TFBOYS饭票”,TFBC有可能是特定人士盗用组合名义进行的非法牟利活动。

截至目前,TFBOYS.one网站仍然可以访问。它宣称,每天将免费发放1万个TFBC,已有近7万人参与。

然而,这是谎言。

以太坊浏览器显示,TFBC合约地址一共发生了293次转入交易,且全部为“0转”,即项目方没有任何入账。

02 明星发布

假借明星发币的行为屡遭曝光。事实上,确实有明星真的自己发币。

2018年,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明星球员J罗(James Rodríguez)宣布与某公司合作,将推出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数字资产——JR10 Token。

J罗也被公认是全球首个发行个人专属数字货币的知名明星。

然而,两年时间过去,J罗的JR10币并没有任何起色。它几乎没有上线任何交易所,也无法查询到公允的价格。

可以说,即便有明星光环的加成,但JR10仍然是一款空气币。

在J罗之外,台湾艺人黄立成曾经在2018年发行了秘银币MITH,主打社交挖矿概念。

MITH一度在OKEx上卖出过10000USDT的高价,上线初期的价格也曾徘徊在7美元左右。

但两年后的现在,MITH的价格已经跌到了0.00354USDT,较7美元的价格跌去了99.95%,几乎归零。

同样是在2018年,韩国女团T-ara宣布发行团队专属代币T-ara币,代币将基于ENT区块链发行。

T-ara团队成员Qri的微博

ENT上线于2018年1月,是一个主打娱乐概念的ICO项目,曾经一度拉来权志龙、克拉拉等韩国一线明星站台。

然而,其币价仍然没能摆脱归零的命运。目前,ENT报价0.0002美元,较历史高点跌去99.97%。

这些明星的发币计划失败后,业界关于明星发币的讨论几乎偃旗息鼓。直到2019年9月,韩国SM娱乐公司开始探索发币业务,明星发币才再次回归众人视野。

SM公司是韩国最知名的艺人企划和经纪公司之一,一手打造了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EXO等知名偶像团体。

2019年9月,在韩国某交易所举办的开发者大会上,SM公司技术部门某实验室主任指出,公司正在研究区块链。

他说,SM公司希望开发一个区块链网络,让粉丝们能够通过数字货币投资明星的作品,更深入地参与到娱乐生态系统中。

但是,粉丝们对此并不买账——SM对艺人的控制,让许多粉丝颇感不满。有人认为,SM发币是对艺人的压榨。

“粉丝只粉明星,不会粉明星背后的公司,甚至认为公司是压榨明星的黑心商人。”一位娱乐媒体从业者表示,“但其实,明星本来就是公司收割粉丝的工具。从这个角度看,SM给明星发币,粉丝们还是会买。”

03 为何失败?

一本区块链分析发现,绝大多数有关明星发币的尝试,都出现在2018年上半年。

当年,ICO被视作是一场造富神话,许多币圈大佬通过发币大肆敛财。与此同时,众多韭菜倾家荡产。

对于明星发币,区块链从业者并不看好。

“明星有粉丝,有流量,也可以给币强行加上‘使用场景’,比如粉丝投票、周边销售等。”但区块链研究员孙原表示,明星发币也需要面对一系列难题。

首先,是明星币的经济模型问题。

明星要维护币价。明星币不能一直涨,否则粉丝们就会长期持币不动,所谓的使用场景也就成为了空中楼阁。而明星币也不能一直跌,否则粉丝们会抱怨,甚至脱粉。

“这下下来,明星币就只能维持在一定的价格区间,发币也没有价值了。”孙原说。

此外,发币还面临监管问题。

“明星如果因为发币被封杀,代价太大了。”孙原表示。

2017年,国内曾出现了一家名为“秒啊”的艺人时间交易平台。在平台上,艺人的时间可以按秒交易,投资者积累了一定秒数后,可以为投资者唱歌或共进晚餐。

秒啊交易界面

在ICO概念火爆时,秒啊曾宣布将把平台迁移到区块链上,并将在海外发起ICO。因此,秒啊也被视作是国内首个“明星发币平台”。

然而,三年时间过去,秒啊平台上的艺人数量屈指可数,绝大多数艺人的交易量长期为0。

曾经被行业寄予希望的“明星发币”,如今只留下一地鸡毛。

无论是假借明星名义的骗局,还是明星亲自下场发币,与明星沾边的数字货币,都没能成功。

“发币的概念早就过时了。”有区块链从业者表示。

一切靠着噱头起家、强行捆绑所谓场景的数字货币项目,终将迅速归零。

本文转载自,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财经立场。

https://mp.sohu.com/profile?xpt=ZDQwMzUyODQtZDJhNi00MWVjLWI5Y2YtZTM5ZDMzZDM1ZDdk&_f=index_pagemp_1&spm=smpc.content.author.1.1587175177440ZE5BAj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
微信
移动端
移动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