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季度DeFi状况报告(上):DeFi中锁定的ETH和美元再创新高

作者: Everett Muzzy、Bogdan Gheorghe、Danning Sui

翻译&校对: 闵敏&阿剑

来源:以太坊爱好者

编者注:原标题为《引介 | 2020 年第一季度 DeFi 状况报告(上)》

综述

2020年第一季度,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DeFi中锁定的ETH和美元再创新高,以及3月12日上演的 “黑色星期四”。

DeFi 中锁定的 ETH 和美元

事件描述:第一季度,以太坊DeFi社区庆祝了两个里程碑事件。意义最大的事件是,在2月6日,DeFi领域的智能合约中锁定的ETH和ERC-20 代币的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意义次之的里程碑发生在1月30日,DeFi 智能合约中锁定的ETH数量创下历史新高:317.86万ETH(译者注:此处原文为 “3,178,695 million ETH”,但这必定是个错误,因为ETH的总量也不过1.1亿,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数量。参考DeFi pulse网站的数据后,我认为数字应该是 “3.1786 million”,即 317.86 万)。

重要性:虽然在第一季度末 ETH 和美元锁仓大幅下降,但是这些数据只回到了 2019 年末的水平。由此可见,整个DeFi生态系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弹性,很快就会重现上涨趋势。目前,DeFi正处于史上最活跃的时期。

新冠疫情下的黑色星期四

事件描述:在3月12日(周四),密码学货币市场暴跌近40%——同时,全球股票市场也出现崩盘。在3月12日和13日,以太坊上的活动激增,许多去中心化交易所都处于有史以来最活跃的时期。

重要性:许多跟区块链有关的宣传都把区块链资产称作 “避险资产(safe haven)”,可以避免传统金融领域中大型银行、公司和政府的管理不当问题。许多业内人士认为,理想状态下的密码学货币与股市不存在相关性,而是作为一种更加安全的资产集合供人们储值和投资。黑色星期四揭露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至少就目前来看,密码学货币领域的人必须承认密码学货币市场与传统市场存在相关性,并采取应对措施。

注:2020 年第一季度 DeFi 报告中的所有数据均由Alethio Analytics收集并分析。欲知更多信息,请访问aleth.io。

2020 年的去中心化金融

一直以来,去中心化金融(DeFi)都是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宠儿。虽然 “去中心化金融” 一词直到 2018 年才流行起来,但是这一概念在以太坊生态系统的最早期就出现了。去年,许多 DeFi 团队和项目通过金融赋能方案实现了区块链技术的承诺。特别是 2019 年下半年,DeFi 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像 MakerDAO 、Uniswap 和 Compound Finance 这样秀异的项目都给自己定位为 DeFi 领域的建设者。

新冠病毒和 DeFi 概述

2020年第一季度末,新冠疫情在全世界加速蔓延,几乎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影响。本DeFi报告中的大部分数据都来自 3 月 12 日(即,黑色星期四)的市场崩盘前后。面对以太坊DeFi生态上的市场波动,如果我们仅仅把新冠病毒的流行当成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认为市场波动仅是投机活动的结果而非现实世界情形的如实反映,那就很容易错过其中的教训。区块链技术是在 “前所未有的” 经济危机(2008 年金融危机)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它承诺会保护人们免受此类事件所引发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的伤害 —— 但是,这些伤害却像历史上发生的那样仍在发生。

眼下,区块链社区必须面对的一个(也许令人不快)的问题,即,如何理解密码学货币市场随股市崩盘而暴跌的现象。关于区块链技术 —— 尤其是金融应用 —— 的叙事大多认为二者不具有相关性。密码学货币旨在克服传统市场于 2008 年金融危机期间暴露出的弊端 —— 不可预测性和不可信任性。密码学货币社区经常以委内瑞拉和阿根廷为例,强调其政府在货币管理方面的无能,以及利用去中心化系统储值是多么明智的选择。这个逻辑当然没有错,但是近期的市场崩盘已然体现了这两个市场之间的关联性,以及传统市场的不稳定性是能够 —— 且极有可能 —— 影响密码学货币市场的。

事实上,区块链技术——乃至其子集: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金融——并不足以保护自己免受严重的经济衰退的影响。这并不是说,去中心化应用无法抵抗市场动荡的影响(例如, Robinhood 股票平台因交易活动过多而关闭,但是没有一家以太坊去中心化交易所因此停摆)。传统系统通过不当管理用户的货币和数据来牟取私利,在造成严重后果后又常常逃避责任;区块链技术的一大终极愿景就是克服该弊端。这次疫情让我们意识到,实现这一愿景或许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还要任重道远。

关于新冠疫情对 DeFi 影响的数据分析,可参阅 “新冠病毒的数据分析” 一节。

第一季度DeFi数据概述

去中心化金融是由智能合约运行的。靠着这些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的新型金融工具可以实现自动化。一个判断 DeFi 生态成熟度的常见指标是看 DeFi 领域的智能合约中锁定的资金数量。锁定资金指的是消费者基于信任向 DeFi 生态系统中的智能合约发送的资金。简单来说,这就好比人们自己持有现金和将现金托管给银行和经纪商。如果人们将更多现金存入银行,则表明他们相信银行会保护好他们的资金,或是为他们带来收益,而这种信任超过了他们对银行无法偿债的担忧。因此,DeFi 中的锁定资金越多,则表明消费者愈发有信心将资金托管给智能合约,以便与金融工具进行交互。

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衡量 DeFi 的锁仓资金:ETH 锁仓量和美元价值锁仓量。

  1. ETH 锁仓量指的是被发送到这些智能合约中的 ETH 和 WETH (ERC-20 版本的 ETH)数量。
  2. 美元锁仓量指的是 DeFi 智能合约中锁定资产的美元价值。美元锁仓量与 ETH 的市价直接相关。即使 DeFi 中的 ETH 锁仓量保持不变,美元锁仓价值会随 ETH 的市价(以美元计)涨跌而相应变化。

DeFi 中的 ETH 锁仓量

自 2019 年年初以来,DeFi 的 ETH 锁仓量便一直在增长,这主要归功于 Maker 和 Compound 。在 DeFi 的 ETH 锁仓量中,Maker 的 ETH 锁仓量一直占据主要地位 (直到 2019 年年中为止,其占比都维持在 100% 左右,时至今日依然占据绝大部分比重),因为 Maker 早在 2018 年 DeFi 兴起之初就成为了重要参与者。

Maker及其发行的去中心化稳定币SAI(原称 “DAI”)是 DeFi 这一场金融协议新浪潮的赋能者 。发行 SAI 时,Maker 实际上是 DeFi 领域唯一一个使用该稳定币特殊功能的参与者。因此,在当时的 DeFi 领域,绝大多数 ETH 都被锁入智能合约来生成 SAI 。2019 年年中开始涌现出了一批新的DeFi协议,其中有很多协议都使用了稳定币SAI。Maker的ETH 锁仓量依然占据主要地位,但是新协议已经推出了新的方式来利用SAI(以及多担保 DAI),逐步动摇 Maker 的市场主体地位。在第一季度的 1 月 30 日,以太坊社区 DeFi 协议中 ETH 锁仓量达到顶峰:317.86 万个(参见附录 A )。ETH 锁仓量有 81% (250 万个 ETH)来自 Maker(MCD + SCD),12% (37.6 万个 ETH )来自 Compound 。

– 图 1. 2018 至 2020 年的 ETH 锁仓量(自 2019 年年中以来,DeFi 的 ETH 锁仓量呈净上升趋势)-

– 图 2. 2020 年第一季度的 ETH 锁仓量(在 1 月 30 日,DeFi 的 ETH 锁仓量(310 万左右)达到了以太坊上线以来的最高点)-

在第一季度,DeFi 的 ETH 锁仓量主要受到两个事件的影响:bZx闪电贷事件和黑色星期四(见图二)。2 月 18 日的 bZx 闪电贷事件对 ETH 锁仓量的影响大于黑色星期四。从2月18日至 2月19日,DeFi 的 ETH 锁仓量减少了 17.5 万左右,大约为 5.8% 。

这场由 bZx 协议被黑而导致的 ETH 锁仓量下降表明,有很大一部分 DeFi 用户对 DeFi 协议的安全性依然心存疑虑。从闪电贷出现,到旨在维护安全性的经济激励机制遭受恶意利用,这些都打击了 DeFi 领域内一些市场参与者的信心 —— 除了bZx之外,其他DeFi协议的ETH锁仓量也有所下降。

黑色星期四是全球市场崩盘,几乎波及到了所有资产类别的市值。密码学货币也未能幸免 —— 在 24 小时之内,ETH 和 BTC 的价格暴跌了 40% 以上。虽然密码学货币市场和传统市场之间的关联性并非一直存在,但是密码学货币的暴跌与股市崩盘似乎是由相同的原因导致的:新冠疫情所引起的恐慌和油价暴跌。

黑色星期四对于ETH锁仓量的瞬时负面影响小于 bZx 闪电贷事件——3月12日至13日,ETH锁仓量减少了2.69% ,2月18日至19日,ETH锁仓量减少了5.8% 。然而,黑色星期四的影响越来越大。3月12日后一周内,ETH锁仓量减少了12.2%——2月18日后一周内,ETH锁仓量仅减少了 7.8% 。

在2月和3月,DeFi的ETH锁仓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幅下降。即使是在去年发生的两次最严重的生态系统事件期间,DeFi 在 24 小时内流失的锁仓量最多也只有5.8% 。在第一季度末,ETH 锁仓量依然处于上一个季度之前的水平( 2019 年 11 月)。一个可能的结论是,在过去两个季度的某一时刻,整个DeFi生态系统可能已经产生了质变。虽然有个别协议遭到了攻击(详见下文),还有一些消费者丧失了信心,但是整个生态系统在面对危机时具有很强的抵御力。

DeFi 的美元锁仓量

在第一季度,DeFi 再度登上头条,因为以太坊开放式金融协议的美元锁仓量在 2 月 6 日达到了 10 亿。10 亿美元是 ETH 和 ERC-20 代币的美元价值总和。在 2 月 6 日,64% 左右的美元价值来自 ETH 或 WETH ,剩下 36% 左右的美元价值来自 ERC-20 代币。

关于计算 ETH 和 ERC-20 代币的美元价值总和,一个潜在问题是可能会出现重复计算情况。如果有用户将 ETH 锁入 Maker ,然后又将生成的 DAI 锁入 Compound ,在计算 ETH 和 ERC-20 的美元价值总和时,ETH 和 DAI 锁仓量都会被计入在内,但是真正被锁仓只有最初的 ETH 。

在 2 月 6 日,仅 WETH 和 ETH 的美元价值就将近 6.5 亿美元。不过,在 2 月 15 日,这一数据就猛增至接近 8.5 亿美元(与此同时,ETH 和 ERC-20 代币的美元价值之和将近 11 亿美元)。无论计入 ERC-20 代币与否,美元锁仓量在 2 月创下了史无前例的新高,这时 ETH 的价格在 300 美元不到。

– 图 3. 在 2 月 15 日,DeFi 中的美元锁仓量(只计入 ETH 和 WETH )达 8.5 亿美元左右,创下了历史新高 –

协议演化

DeFi 协议的演化可以通过三个数据点来衡量:ETH 锁仓量、地址数量(可以据此估算出用户的大概数目)以及交互量(即,活动数量)。透过这三个数据点,我们可以看出不同的 DeFi 协议在第一季度的发展和停滞情况。如图 4 所示,从 1 月下旬至 3 月底,ETH 锁仓量略微下降,无疑是由大范围的 ETH 清算(清算成稳定币和美元)导致的。在整个第一季度,即使是在 3 月市场崩盘前夕,用户交互量都呈稳定增长趋势,每两周增加大约 2 万,直至 3 月中旬出现高峰为止。

– 图 4. 在2020年第一季度期间,DeFi协议2.0版本的ETH锁仓量、用户增长和用户交互量情况[附录 C] –

DeFi 的用户交互和行为

在2020年第一季度期间,与以太坊 DeFi 协议交互的地址数量达 8 万以上(参见附录 B)。在这一季度,DeFi 协议的日活用户人数大体稳定,在 3 月的 “黑色星期四” 前后出现激增。在 3 月 13 日,DeFi 协议的日活用户人数达到顶峰,24 小时内的活跃用户人数达 9267(在第一季度的8万名用户中占比达11.5% ),其中,来自 Uniswap 的用户占比高达 40 %(3,724 名)(图5)。

– 图 5. 在 2020 年第一季度 DeFi 的每日活跃用户数量-

用户总人数和活跃用户人数是衡量 DeFi 发展情况的重要指标。不过,DeFi 的可实现价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DeFi 能够在具有互操作性的去中心化应用之间构建用户网络。而现有金融应用通常需要第三方来促进金融工具之间的交互,其 “流畅性” 是艰难实现的成果,虽然在终端用户看来好似轻而易举,但这通常是以高成本和高负债为代价的。为此,用户需要承受的代价是手续费、较长的到账时间(例如,1 至 3 天到账,并需支付 2% 的存款或转账手续费),以及缺乏自主权。

通过基于以太坊这样的共享技术协议构建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用户可以在无需依赖第三方的情况下,与不同的金融工具进行交互。这样一来,金融生态系统的开销会变得更小,也更为平等。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与不同的协议进行交互,就会产生巨大的网络效应,进而强化整个生态系统。

强大的 DeFi 用户网络的价值主张极具吸引力 —— 但是,单就用户总人数这一指标并不能反映用户活动。不过,得益于以太坊区块链的透明性,我们可以回答这一问题:DeFi 用户真的在利用基于以太坊的 DeFi 协议的互操作性吗?

Alethio 的 DeFi 用户交互图显示了 DeFi 协议(由协议 logo 表示)和用户(地址)之间的关系。图中的每个点都代表一名用户,而每个用户都被连接到了特定时间段内与之交互的 DeFi 协议上。每个协议 logo 旁边的 “云团” 代表只与该协议交互的用户集。云团大小代表该协议的专属用户人数多寡。此外,黄点(与2个协议交互的用户)和红点(与3个以上协议交互的用户)代表的是与一个以上 DeFi 协议交互的用户。

图6是2020年第一季度 DeFi 用户行为的一览图,显示了这一季度与DeFi协议交互过至少一次的用户。图中显示了Augur、Kyber、Uniswap和Compound的巨大用户基础。Maker SCD 和 MCD 之间的关系是意料之中的,前者的用户在这一季度继续向后者迁移。Kyber和Uniswap之间重叠的用户(10,955 名)反映了用户与这两个协议之间关联性很强。如图所示,在第一季度,Kyber 和 Uniswap 之间的重叠用户逐月增长。与 3 个以上协议交互的用户(红点)中, Kyber、AAVE和 Uniswap之间的重叠用户最多。

– 图 6. DeFi用户在 2020 年第一季度与 DeFi 协议的交互情况。一个散点表示一个在第一季度与 DeFi 协议交互过至少一次的地址 –

“超级用户”指的是那些使用DeFi生态系统的频率跟强度都很高的人。图7显示了超级DeFi用户在第一季度的交互情况 —— 超级用户指的是第一季度期间在DeFi协议上达成至少 100个交易的用户。图中显示了 1585 名超级用户,突出了 DeFi上最活跃用户的交易活动。其中,大多数交易活动都是在 Uniswap上进行的 —— 过去3个月来,有超过 1000 个人在 Uniswap 上进行了 100 多个交易。如图 7 所示,在这些超级用户中,同时与Uniswap和 Kyber交互的人依然很多。从总体使用量来看,Kyber(23,454)是 Uniswap(26,284)的 64% ,从超级用户使用量来看,Kyber(276)是 Uniswap(1048)的 26%。

-图7.在2020年第一季度与 DeFi 协议交互超过 100 次的超级用户分布情况 –

从图 7 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对于以太坊上的超级用户来说,Uniswap在 DeFi 领域处于中心地位。再结合我们通过图 6 得出的结论,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是对于交易频率较低的用户来说,Uniswap也是DeFi生态系统中最常用的平台。

通过追踪 DeFi 网络的情况,我们可以洞悉生态系统中发生的事件会对用户行为产生什么影响。图 8 显示了 DeFi 用户在 1 月、2 月和 3 月的交互情况(从左往右)。Uniswap 旁边的云团越来越稠密,这表明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的用户基础越来越大。此外,随着时间的推进,Kyber 和 Uniswap 之间的黄色云团越来越稠密,最后在 3 月达到顶峰,很可能是受到了黑色星期四的影响。用户与 DeFi 协议的交互虽然在 1 月和 2 月较为分散,但是在 3 月明显偏向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反映了在市场崩盘的刺激下,主网交易活动激增。

-图 8.从左到右分别为 2020年1月、2月、3月的用户交互情况 –

附录

A.Alethio分析了以下几个 DeFi 协议的 ETH 锁仓量:Augur、bZx、Compound、Compound v2、dYdX、Maker SCD、Maker MCD、Moloch DAO、NUO、SET、Uniswap、Veil 和 Nexus Mutual。

B.Alethio分析了以下几个 DeFi 协议的地址交互量:Uniswap、Kyber、Compound v2、Maker、Augur、dYdX、AAVE、Bancor、bZx Fulcrum、Synthetix、lendf.me、 DDEX、NUO、SET、InstaDApp、Moloch DAO 和 Veil 。

C.只有在逐个分析DeFi协议时,累计用户数量才是 100% 可靠的。累计用户人数会重复计入与两个协议都有交互的地址。透过图6至8,我们可以更好地看出不同协议之间用户地址的重叠情况。

原文链接:https://cdn2.hubspot.net/hubfs/4795067/Alethio%20Defi%20Report%20-%202020.pdf

本文转载自以太坊爱好者,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财经立场。

https://www.8btc.com/media/5880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
微信
移动端
移动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