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币圈钱的“酒链世界”们 请放过区块链:投资酒链世界得‘酿酒机’产‘圣酒’或事传销骗局,投资者慎入!

近期,信用中国(福建福州)发布了一条风险提示,题目为“连江县:投资酒链世界得‘酿酒机’产‘圣酒’是传销骗局,投资者慎入”。

据报道,只要注册账户就能够成为酒链世界的“酿酒师”,凭借自己的“酿力”生产出虚拟资产“圣酒”。酒链世界设置了从“酿造师”到“酒神”9个荣誉等级,等级越高酿力越高,单位时间酿出的圣酒也越多。圣酒可以用来兑换各种酒品,还可以通过交易变现。而想要增加酿力,就需要不断拉人注册或购买平台上的酒水。

这乍看起来很像传销模式,但酒链世界规定推荐粉丝只有一层奖励,这就巧妙规避了“三层以上”的传销界定门槛——看来,酒链世界在规避法律风险上面,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只不过,再机巧的设计都要回归到根本的商业逻辑上。

酒链世界的商业逻辑说到底就是“两头吃”。看起来,每位“酿造师”都有不菲的虚拟资产,但要变现只有两条途径,一个是平台内交易;另一个就是换成真酒,但若购买酒水,则大多是杂牌酒、山寨酒,价格水分可想而知。到头来,又是一个早期入场者圈钱离场、留下接盘侠“对酒空悲叹”的故事。

自概念产生至今,“区块链”因其复杂性和颠覆性,始终带着某种“不明觉厉”的调性,也成为不少“非法集资”项目的高科技外衣。

像酒链世界这类项目,既没有说明自己的核心技术,也没有代码开源,平台还能随意改变交易规则,这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等特征完全背离。如果这都能叫“区块链”的话,那么Q币恐怕算是区块链的始祖了。

鉴于此,国家监管层面有必要对类似涉嫌炒币、交易虚拟货币的项目及时介入和查处,以防止更多人被收割。每个投资者也要提高警惕,别一不小心踏进了这类骗局的“韭菜地”。

针对涉嫌传销等问题,新京报记者4月24日联系酒链世界官方客服并发去采访提纲,对方称传销系“谣言”,后称有需要会进一步联系。截至发稿,酒链世界尚未正式回应。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圣酒交易目前并不活跃,交易价格于近期迎来断崖式下滑,不少用户反映“圣酒难卖”。还有用户在酒链世界平台兑换低价酒水后,转手倒卖他人赚取差价,并用扫码价加以掩盖。

在部分“币圈”专业人士看来,酒链世界是“伪区块链项目”,或存在资金盘风险,其实质是用区块链概念进行传统酒水营销。

是否涉及“传销币”

“酒链世界是APP名称,也是公司名称,董事长马昭德将成为中国第四位‘姓马的’。第一是马云,第二是马化腾,第三是马明哲,第四位就是酒链世界的马昭德。”已经升级为酿酒“宗师”的小甘(化名),对酒链世界的前景深信不已。

在其官网,酒链世界自称是“全国第一个酒类区块链落地应用项目”,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酒类价值交换生态圈——酒品F2C直购平台、深度记忆广告分发平台、酒类数字财富分配平台、酒经文化传承平台。

用户下载酒链世界APP后,实名注册即可成为酒链世界“酿酒师”,获得一台云端酿酒机,参与区块链数字资产圣酒(Token)的分配。

酒链世界将圣酒总量设置为5亿滴,需要23年左右才能酿完,产出规则为每3年减半,第1-3年每天产出23万滴。而圣酒可以用来在酒链世界平台上兑换各种酒品,还可以通过交易变现,享受平台经营分红,“圣酒前期数量多,参与人少,后期参与人多,每人分得少”,这便是“圣酒升值”背后的基本逻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圣酒”和“酿力”是酒链世界的两大核心要素,酿力越高,用户单位时间内酿出的圣酒也就越多。此外,酒链世界还设置了从“酿酒师”到“酒神”9个荣誉等级,每一等级对应相应的粉丝量和“酒庄”等虚拟资产要求。

在亲友介绍下,小甘自2018年底加入酒链世界成为“酿酒师”。在用系统生成的个人专属二维码邀请9位粉丝成为“酿酒师”后,小甘便升级为“大师”;此后,小甘又帮助10位粉丝升级为“大师”,自己便晋升为“宗师”。

从9个等级的设置及“晋升”模式来看,酒链世界很容易让人想到传销的金字塔结构。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酒链世界规定“推荐粉丝只有一层奖励,第二层与自己没有关系”,有分析认为,这避免了“传销币”的嫌疑。小甘也称,“如果你是我的粉丝,你再邀请的粉丝跟我没有关系。”但此举并非没有好处,“你邀请人后酿力会增多,你给我谢师酒也就多了。”

被指“伪区块链”项目

在“币圈”专业人士看来,酒链世界本质上是“伪区块链项目”,或存在资金盘风险。

官方数据显示,酒链世界用户注册数量从2018年8月的80万增长到目前的289万,圣酒总产量接近1.69亿滴。不过,圣酒交易并非想象般自由。如酒链世界规定,每买进2滴圣酒,可以释放1滴出让额;每日可出让的圣酒数量由“可出让总额”决定;出让价格不低于前一天均价的90%;每次出让需额外扣除5%的酒保服务费等。

早在2018年11月,区块链资讯平台“互链脉搏”就曾发文“揭秘酒链世界们的伪区块链套路”,称酒链世界实名认证、信息加密存储、区块链技术溯源等官方声称用到了区块链概念性的东西,但其没有发布区块链项目最基础的项目白皮书,没有说明用怎样的区块链技术,没有共识机制,没有代码开源,“交易规则可以任意改变,极具中心化色彩。”

数字货币维权平台“比特110”也曾回复网友咨询称,“酒链世界就是打着区块链技术旗号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资金盘,前期会有很多薅羊毛的人进去把酒滴炒高,抛售后离场,后期再进去的人买了酒滴之后很有可能因为价格太高没人继续接盘,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旦进行不下去就会导致崩盘。这种模式风险很大,酒链世界贴吧里已经有吧友反映这个问题了。”

在加入酒链世界的一年半时间里,小甘亲眼见证了一滴圣酒从0.39元涨到9元。为尽快累积“财富”,他花费一万多元购买圣酒。尽管圣酒升值让小甘感到兴奋,但他承认买“酒滴”的成本尚未收回,且平台上每个用户都握有很多圣酒,“很难卖出去”,“我预计人数翻一倍的时候,就能卖出去了”。

酒链世界APP显示,2019年10月23日至2020年2月20日,圣酒成交价徘徊在0.3元/滴;4月13日左右,圣酒交易价达到小甘所说的9元峰值,但之后再次回落。截至4月23日,圣酒价格已降至4.51元/滴,实际成交价为3.69元/滴,成交数仅为9笔。

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记者4月24日致电酒链世界,官方客服答复称,“白皮书公司暂时还没有发出”。对于酒链世界应用的是自己开发的链还是公链,客服推荐查阅酒链世界客服公众号“新手指南”,但新京报记者发现该公号中多是基本概念介绍,无法解答专业问题。对于“圣酒难卖”,客服称酒链世界只提供交易平台,交易要看买家需求。

非法集资还是营销套路?

官网显示,酒链世界的建设规划是搭建酿酒基地,一方面让酿酒师酿出“圣酒”,一方面引进酒类企业,提供圣酒兑换酒品。用户买酒可获得与所购酒品价格相等的酿力,推荐粉丝买酒也可获得该粉丝买酒酿力值的20%。根据酒链世界APP公告,截至4月24日,其圣酒兑换酒品数已达380万余瓶,酒品价值达21亿元。

酒链世界承诺其平台所售酒品为“100%真酒,100%纯粮”“酒厂直供,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很多酒品仅用0.01酿力即可购买。但在酒水分析师蔡学飞看来,酒链世界平台所售多为杂牌酒,甚至山寨酒,市场价本就不高,品质难以保障。

新京报记者发现,酒链世界平台“润锦酒水专卖店”所售的一款标称澳大利亚“奔富尼奥”(Penfunils)FIH389葡萄酒,在商标发音、设计上与澳大利亚知名葡萄酒品牌“奔富”(Penfolds)十分相似。另一款标称江西臻探酒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劲之初”养生小酒(125ml×4瓶),售价为1.86滴圣酒,包装正面用书法字体突出了“劲”字,与劲牌小酒较为相似。

在小甘看来,圣酒要23年才能酿完,适合长线操作。而短期内想要通过酒链世界赚钱,最好的方式是用圣酒在平台兑换真正的酒水,再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他人,以此赚取差价。截至目前,小甘及其“粉丝”共兑换了1000多瓶酒,“基本上逢年过节都喝平台上的酒。”

“去年我带着酒回去跟朋友吃饭,酒桌上就成交了6瓶。我一瓶18元买回来,再50块钱卖给他们。”小甘说,因为平台上每款酒都有扫码价,扫出来的价格不会低于200元,因此差价卖给别人也不会被发现。此外,看似几近免费的酒水,实则需要买家支付19元到30余元不等的运费,“我觉得酒是易燃易爆物品需要运费,有些人会觉得运费就是酒钱。”

对此,酒链世界官方客服称,其酒品在上架前都有品酒师品鉴并有资质报告,运费不是酒钱,运费多少与酒品质量、收货地址和发货地址有关。

一位区块链专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酒链世界模仿的是比特币机制,但发币在中国属于非法集资,其圣酒又能在平台购买商品,“这算非法集资还是营销套路,我也不太清楚。目前来看,酒链世界应该没有上二级市场,感觉在打擦边球。”

蔡学飞也认为,酒链世界的核心功能不在币,而在酒水销售环节,其设置的等级、置换等实际上都是会员营销系统,“就是借助区块链概念做了酒水的传统营销。”

创始人前互联网项目被曝光

官网信息显示,酒链世界由酒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创立,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马昭德毕业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全球CEO班,2003年开始涉足互联网行业。然而据媒体报道,马昭德是原重庆秒银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旗下软件“秒赚”的运营套路与酒链世界有相似之处。

据报道,“秒赚”于2014年8月上线,宣称利用大数据技术为商家提供精准广告分发服务。用户在平台上看广告,可赚取一定数量的“银元”,用于兑换平台上的广告商品,而快速获取“银元”的方式就是推荐好友。

天眼查显示,马昭德为秒银科技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实控人,持有秒银科技30.16%的股份。2017年至2018年9月,秒银科技与多名员工发生劳动争议纠纷,而法院文书显示,秒银科技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此外,秒银科技还因房屋租赁纠纷、不当得利纠纷、返还原物纠纷、工程合同纠纷等被人告上法庭。

2017年,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向新余市远成保健品有限公司返还合同保证金50000元及支付兑换款2764元,秒银科技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天眼查显示,仅2017年,秒银科技被法院判处的执行标的就有50余项。据报道,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秒银科技约在2017年底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酒圣科技的创立时间恰好是2017年,马昭德的身份也从秒银科技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变为酒圣科技股东、董事兼总经理(董事长实为沈奕伶)。而裁判文书显示,秒银科技曾与重庆酒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马昭德控股,已注销)共同租赁过一处房屋,并因拖欠租金及水电费等问题而与房东对簿公堂。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网,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财经立场。

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64533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
微信
移动端
移动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