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权斗进展:詹克团扳回一局,成功干预法定代表人变更

被罢免所有职务半年后,全球最大的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前董事长詹克团终于扳回一局,通过行政复议撤销了北京比特2020年1月2日的法定代表人变更。

被罢免所有职务半年后,全球最大的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前董事长詹克团终于扳回一局,通过行政复议撤销了北京比特2020年1月2日的法定代表人变更。

两位创始人吴忌寒、詹克团有关比特大陆的控制权之争是否将迎来新变局?

4月29日晚,比特大陆就境内全资子公司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及行政复议的最新情况,发布公开声明。

根据声明,2月12日,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北京比特1月2日的法定代表人变更并恢复其为法定代表人。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了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1月2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但并未决定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比特大陆表示,将提起行政诉讼,维护公司、公司股东及员工的合法权益。

北京比特为吴忌寒与詹克团在2013年10月共同创建的公司,后来公司为了上市,搭建了海外控股结构。具体来看,通过注册于开曼群岛的比特大陆科技控股公司(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 Company,以下称开曼公司,即拟上市主体)全资控股注册于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简称香港比特),再由香港比特全资控股北京比特。目前,北京比特主要负责研发与管理。

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发起“政变”,通过股东会免去詹克团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身份,并由自己出任新的执行董事。与此同时,吴忌寒将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自己。其时,詹克团正在外地出差。这也是两位创始人控制权之争爆发的起点。

今年1月2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刘路遥同时出任北京比特经理,吴忌寒仍为执行董事。对于变更的原因,比特大陆方面表示,为进一步提升内部管理效率。而詹克团则抓住了这个机会,再次发起反击。

“进击”的詹克团

比特大陆“政变”以来,詹克团频频出击,吴忌寒方则更倾向于“被动防守”。

2019年12月9日,作为持有比特大陆股份36%的第一大股东,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股东会议提出要罢免公司全体董事并选举其为唯一董事,但遭包括众多投资人股东在内的其他股东否决。

当天,詹克团还向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市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比特大陆持有的福建湛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福建湛华”)36%的股权份额。福建湛华为比特大陆全资持有的主要附属公司,负责境内销售中心。

3月4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长乐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詹克团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可予以准许,且冻结期限为两年。

另外,根据比特大陆4月27日声明,詹克团以“确认其持有福建湛华36%的股权”为名义,向福州市长乐区人民法院起诉了福建湛华。

尽管裁定结果并未披露,但根据4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信息,福建湛华与比特大陆不服该法院民事裁定,认为36%股权的对应价值超过2000万元,管辖权应在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由此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然而,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结果为管辖权仍在前法院手中。

另据彭博社1月4日报道称,詹克团于2019年12月提交传票,要求开曼群岛法院撤销股东大会上的决定,该次股东大会使他丧失了对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取消其原有的每股10投票权,改为每股1投票权。

除此之外,针对2020年1月2日北京比特更换法定代表人为刘路遥之事,2月12日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此次变更并恢复其为法定代表人。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准许撤销的决定。

面对詹克团如此高频次的“进攻”,比特大陆则在声明中称其“无视公司及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共同利益以及拯救公司的努力,反复提起行政复议及其他诉讼,恶意干扰公司的正常运营”。

吴忌寒的战术转变?两次声明火药味十足

短短2天内,比特大陆已发布两则声明,且声明中多次使用“恶意干扰”“肆意妄为”等用词,或在战术上发生了从“防守”到“以守为攻”的转变。

比特大陆表示,复议决定并不会影响詹克团已经不是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的事实,具体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是香港比特,香港比特的唯一董事吴忌寒有权决定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任免。

第二,法定代表人根据公司章程规定的方式产生,一经内部决议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工商登记仅具有对外公示的作用。比特大陆称,上述复议决定并不改变詹克团已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的事实。北京比特现任执行董事吴忌寒、经理刘路遥目前均正常履职。刘路遥仍为北京比特现任法定代表人。

第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担任”。比特大陆认为,詹克团既不是北京比特的董事长或执行董事,也不是经理,甚至连雇员都不是。因此,任何情况下,詹克团都不能再担任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否则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北京比特公司章程。

对此,一位法律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海淀区司法局系以行政复议决定的方式撤销了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准予比特大陆进行第二次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根据《行政复议法》第31条,行政复议决定书一经送达,即发生法律效力。从法律上看,该行政复议决定已经生效,即比特大陆将法定代表人将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的行为已经被撤销。但比特大陆后续可以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推翻行政复议决定。他指出,比特大陆公告中所称的“刘路遥仍为北京比特现任法定代表人”,系指在公司内部治理的层面,公司仍视刘路遥为法定代表人。但其效力仅限于公司内部治理层面,难以完全及于公司经营活动中的全部对外行为。

但他也指出,行政复议针对的是海淀区市场监管局的行政行为,根据《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作出行政复议的机关应是海淀区人民政府或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而非海淀区司法局。对于行政复议决定为何由海淀区司法局作出,目前尚不明确。若海淀区司法局不是适格的行政复议机关,则该行政复议决定可能存在一定的效力瑕疵。

此外,比特大陆还表示,即使詹克团被错误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香港比特也能依法要求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予以更正,以真实反映詹克团自2019年10月28日起即不再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的事实。

比特大陆一一列举了詹克团可能采取的包括冒充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签订合同或转移资产等在内的多种破坏行为,并在声明中称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严阵以待,如詹克团及相关方损害公司利益,将依法追究其相应的民事、刑事责任。

从并肩作战到“拔剑相向”

2013年10月,詹克团和吴忌寒联合创办了比特大陆,担任公司的联席董事会主席兼联席首席执行官,以“双CEO”模式共同管理比特大陆,负责公司整体策略规划及业务方针。

双方各有所长,相互互补,共同领导比特大陆快速崛起。

拥有资深的技术背景以及15年的集成电路行业管理于营运经验的詹克团被称为比特大陆的“技术大脑”,其开发的比特币第一代矿机为比特大陆打下大半江山。而市场和金融出身的吴忌寒具有多年加密货币行业的经验积累,对市场有着深刻了解。

2018年形势急转直下,受到比特币价格影响,比特大陆经营陷入危机,于2018年9月的赴港上市也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传闻中,詹克团和吴忌寒对比特大陆未来的发展规划产生了分歧,并且都想走自己熟悉的方向。吴忌寒主张比特大陆继续发展数字货币,开发新矿机,并重仓BCH(比特币现金),詹克团则希望重操旧业,主张把挖矿积累的算力优势运用到AI领域,将公司转型成为一家芯片制造企业。

路线的南辕北辙最终引发控制权冲突。

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宣布结束“双CEO”模式,交由公司原产品工程总监王海超接棒。詹克团仍为公司董事长,吴忌寒则担任公司董事。

但7个月后,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突然变更为吴忌寒。

10月29日,吴忌寒在公司邮件中宣布:要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并表示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而在这段期间,詹克团正在外地出差。

比特大陆曾回应澎湃新闻时表示,比特大陆变更法定代表人合法合规,得到全体员工的支持。并表示股东纠纷后续会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解决。

11月7日,詹克团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换法定代表人”,被曾经最信任的“兄弟”背后狠狠捅刀,并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重回比特大陆。

本文转载自,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财经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
微信
移动端
移动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