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币互操作性协议:货币的下一场升级——可编程货币

撰文:Cowri Labs 创始人 Kenny White

编译:Unitimes_Jhonny

废除金本位制是发生在货币上的最好的事情。我们都应该衷心感谢理查德·尼克松在1971年终结了布雷顿森林体系。“Tricky Dick” (尼克松绰号) 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新时代。在人类历史上的那一刻之前,货币一直与有形资产联系在一起。首先是贝壳,然后是黄金,然后是由黄金支撑的纸币。尼克松大笔一挥,创造了没有任何支撑的法定货币。

DeFi

尼克松1971年的行动是否有助于促成加密货币的发明?

我知道,赞美金本位的消亡可能会让比特币的极大化主义者不高兴,但请想一下:如果没有法币,我们就不会有比特币。有了法币,货币作为一种抽象的技术才得以应运而生。一旦成为一种抽象的概念,货币就变得可编程。加密货币正是一种可编程货币的自然实现。

电子货币并非可编程货币

现在一些人可能会想,我们不是在加密货币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电子货币 (digital money) 了吗?当我打开我的银行 App 时,屏幕上会显示我的“余额”;在后端,这些信息和逻辑以数字的形式存储在硅片上。这听起来很抽象。

但问题是,电子货币并不是可编程货币。目前,货币是作为我们称之为“银行系统”的私人账本中的一个条目而存在。银行系统充斥着不必要的冗余和相应的低效率。虽然这种传统系统是电子形式的,但它只是将一个在货币明确地与实物黄金挂钩的时代设计的过程进行数字化而已:银行将黄金存放在自己的金库里,不使用硬通货来实物结算每一笔交易,而是在账本上记录交易,以抵消资金的流入和流出。

DeFi

我们当前的电子货币系统是按照旧的模式设计的——没有可编程性!

这种协调是复杂的。电子银行账户基本上采用了一个世纪前就存在的流程,并通过软件实现这一流程。这确实是不小的成就。我的 Visa 卡是由一家美国小银行发行的,居然还能在塔吉克斯坦 (中亚国家) 这样的地方使用,真是个奇迹。Visa、Stripe、PayPal 等支付公司的成功表明,与传统系统进行交互是多么困难,这些公司丰厚的利润表明,我们愿意为增加的便利付出多大的成本。

而如果我们一开始就采用互联网为先的方式,货币将与当前的银行体系完全不同。货币,包括法定货币和硬通货,将存在于一个公共的区块链上,任何人只要有互联网连接就可以访问它,而且本质上是可编程的。

货币下一场升级:可编程货币

我一直在使用“可编程” (programmable) 这个词,但还没有对其进行定义:如果货币可以作为一种简单的集成到智能合约中的软件原语被调用,那么货币就是可编程的。

如果你对 DeFi (去中心化金融) 有一定的了解,那么应该知晓「货币乐高」 (money legos) 的概念。货币乐高是构建 DeFi 的「积木」,而可编程货币正是货币乐高的「原子单位」。

DeFi

你可能认为可编程货币只是关于更快的结算时间,或者无国界的支付,但实际上,可编程货币能够带来的要深远得多。最终,这是一个关于金融复杂性的故事。通过可编程货币,金融工具可以实现更高水平的复杂性。

货币升级简史

要真正理解这一点的含义,我们有必要考虑过去发生的货币升级以及它们如何改变了社会。

纸币的升级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终结象征着一场始于8世纪中国唐朝的货币进程达到高潮,当时人们意识到了纸币可以用于作为存储在金库里的黄金的符号表征。纸币相对于实物黄金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纸币纸更轻,更容易携带,更容易计数。这些特性大大降低了金融复杂性的成本。资产可以通过操控羊皮纸上的墨水 (即印制不同面值的纸币) 来进行转移。

DeFi

元朝的印版和纸币是最早的货币升级之一

纸币开启了几项金融创新,但我想关注其中最重要的两项:债券 (bonds) 和股票 (stocks)。最早的债券起源于13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投资者会购买承诺在未来支付一定数额的纸质债券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社会中聚集资本并将其引导到生产性用途的好方法

股票是纸币推动的另一项重要创新。16世纪,英国和荷兰开创了股份公司的先河。投资者将购买纸质股票,这些股票给予他们一家我们称为“公司”的虚拟实体的部分所有权。投资者从公司的利润中得到好处。与债券类似,这些所有权股票不仅可以在二手市场交易,而且股份公司是一种协调多方在利润丰厚但风险较大的项目上进行合作的很好方式

所有这些创新都需要将一种形式的纸 (纸币) 换成另一种形式的纸 (金融工具)。如果纸币没有价值,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此外,由于债券和股票是以纸质的形式存在的,它们可以在二手市场上交易,从而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金融化道路。投资者之间不再需要建立直接的个人关系,他们可以直接二手购买股票或债券。

DeFi

荷兰东印度公司 (East India Company) 1623 年发行的一种票据债券,这是首批公开发行的债券之一

金融复杂性的成本降低时,我们就创造了新的商业形式,而这些新的商业形式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股票和债券实际上为工业革命提供了经济担保。如果社会不设法把过剩的资源从一个领域转移到另一个领域,从一个时间间隔转移到另一个时间间隔,那么就不可能会有铁路、工厂和蒸汽机这样的伟大工程。如果没有纸币,我们还得依靠自给自足的农业。

可编程货币的升级

我们正在经历另一个历史拐点,只不过我们的进步快得多,所以请系好安全带。要了解可编程货币是如何提升金融复杂性水平的,只要看看 DeFi 运动就知道了。

一场金融复杂性的新革命正在我们眼前发生。我们有像 Compound [1]和 Aave [2]这样的借贷池。这些协议允许人们将他们的代币集合在一起,并将它们借出去以赚取利息。该利息是通过另一种可以被二手交易的代币 (分别是“cToken”和“aTokens”) 来获取的。本质上,这些借贷池就像传统的货币市场,只不过它们被提炼成可编程的货币乐高可以与其他 DeFi 协议组合在一起

DeFi

例如,Staked[3] 有一个协议,可以动态地将代币存入借贷池,或者从借贷池中取出,以获得最高的收益。该协议称为“Robo Advisor for Yield”或 RAY,是一个建立在可编程货币基础上的协议。

另一个有前景的快速创新领域是由 「自动做市商」 (AMMs) 驱动的流动性池 (liquidity pools)。典型的例子是 Uniswap v1[4]。Uniswap 完全摒弃了限价订单簿的概念,而是使用流动池自动做市商的模型来做市和确定资产交易的价格:流动性提供者将两种代币 (ETH 和另一种 ERC20 代币) 汇集到一个智能合约中 (即创建流动性池) 并赚取交易费用;流动性池通过既定的算法来自动地确定资产的交易价格,取代了人工报价,从而实现做市商的自动化。

流动性池是一种很神奇的「货币乐高」 ,它们提供了可靠即需的流动性,很容易与其他协议组合在一起。例如,DeFi Zap 可以使用 Uniswap 自动地将 ETH 转换成 Dai 或 USDC,并将后者存进 Compound 协议中。

DeFi 协议越来越复杂,这就产生了「去中心化的投资组合管理」的需求。比如,PieDAO[5] 是一个治理层,用户可以聚集在一起参与集体投资策略,这可能与传统市场中的 ETF (交易所交易基金) 和共同基金并无太大不同。你可以购买 PieDAO 的投资组合,而不是自己管理一个复杂的投资组合。

可编程货币—用于构建复杂金融工具的简单原语

我们来举一个将这三个货币乐高 (即流动性池、借贷池和治理层) 如何可以合成一个更复杂的金融工具的例子。

我们先从由代币 A 和代币 B 组成的流动性池开始。与其简单地存储代币 A 和代币 B,为何不将该流动性池合约中闲置的代币存储到一个借贷池中赚取利息呢?当该流动性池需要进行交易时,我们可以临时地将代币从这个借贷池中取出来重新存入该流动性池中。通过这种方式,该流通性池依旧可以促成交易,同时还能将闲置的资金存入借贷池中赚取利息

此外,这种流动性池还可以通过 DAO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来进行治理,从而使流动性池能够适应新的条件和情况。这个 DAO 可以决定受否向该流动性池中增加新的代币 C,或者决定受否将其中的储备转移至另一个新的借贷池。比如,可以通过 DAO 来决定将闲置的资金存入 Compound 协议还是 RAY 协议?

在我看来,这只是冰山一角。要知道,在2018年底,借贷池和流动性池基本上处于假想的状态,只有少数几个例子。想象一下五年后会发生什么?该技术还处于测试阶段,已经具备了传统系统所没有的行为能力和复杂性。

DeFi

交互协议创造了涌现的金融超级结构,就像康威设计的“生命游戏” (Game of Life)

这些来自 DeFi 的例子向我们展示了可编程货币使新的复杂金融工具成为可能。这些工具本身也是可编程的,可以组合在一起制造出越来越复杂的工具。最重要的是,公链固有的开放性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访问这个新的生态系统。

可编程货币的好处?

为什么普通人会想要或能够受益于这种金融复杂性呢?这有点像问为什么人们想要或能够受益于口袋里的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今天的 iPhone 比当前 NASA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用来登月的电脑强大很多倍。普通人可以使用的金融工具将比今天华尔街的金融工具复杂许多倍

DeFi

这不仅仅是一个终端用户的故事。也许真正的故事是,开发人员可以利用这些新的「货币乐高」,并将其集成到他们的应用程序和产品中。

比如,我的一个朋友在加纳有一家芒果农场。她最大的痛点之一就是全球市场上芒果价格的波动。在未来,能够通过期货和期权对冲芒果价格的应用程序将变得非常简单,甚至连小型企业也能做到这一点。这可能听起来像是猜测,但我们已经在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了:诸如 Opyn[6] 和 Futureswap[7] 等协议允许用户在一个去中心化市场上购买和交易这些衍生品。将这些协议整合到新的「货币乐高」中只是时间问题,这些协议最终将为面向用户的应用程序提供支持。

“但这些东西依旧太复杂了” 

你也许会认为,小企业怎么可能想要去理解像期货和期权这样复杂的东西呢?40年前,使用电脑是相当困难的,远远超过一般的小企业主。快进到2020年,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在电脑上运行。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两件事:电脑知识提高了;且更重要的是,电脑变得更容易使用了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新型金融工具上。对冲芒果的价格总有一天会变得和加入 Zoom 电话会议一样简单 (诚然,这并不那么容易)。

我不会试图预测社会将如何变化——有太多的二级效应在起作用。然而,似乎很明显,如果世界上任何人都能直接获得比今天的传统金融家使用的复杂得多的金融工具…那么,世界将发生根本、根本的变化。

DeFi

潜在的瓶颈

在这一点上,试图想象人类商业的未来,有点像是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商人试图想象标准石油公司 (Standard Oil)。不过,我可以尝试预测潜在的瓶颈

其中的一个瓶颈就是,如果区块链不是先扩展,那么可编程货币革命将停滞。我并非区块链基础层协议的专家,但似乎 Eth2.0[8]正在取得进展,且如果诸如  Cosmos[9]和 Harmony[10] 等替代方案也是如此。

另一个瓶颈可能是监管。监管一直是加密行业面临的难题。虽然不利的监管肯定会损害短期的发展,但官僚们无法阻止这场革命。的确,传统利益集团相当强大,但原来的欧洲君主和教会也是如此。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未能采用新体制的政体将和那些拒绝工业化的政体一样,必然走向衰亡。

然而,还有一个瓶颈人们并没有真正讨论。稳定币是 DeFi 的支柱。如果没有稳定的资产作为价值储存、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加密生态系统就无法运作。

在 DeFi 中,只有少数几种稳定币被广泛使用:Dai、USDC 和 Tether。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的银行体系比 DeFi 更加多样化。如果我们关心的是 DeFi 的弹性,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有任何大到不能倒下的稳定币但仅增加更多的稳定币并不能解决问题:即便是目前只有少数几种稳定币在流通,市场也依旧高度分散,每种稳定币的流动性都被稀释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稳定币互操作性协议,能够将稳定币统一为一个连贯的货币体系。该协议不仅应带来稳定币之间的流动性,它还应该激励新稳定币的创建和采用。金融领域就像热带雨林,生物多样性使整个生态系统蓬勃发展。(我的项目 Shell Protocol [11]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使用的稳定和流动的交换媒介。)

写在最后…

幸运的是,可编程货币很快就能实现自己的功能。甚至在全球大流行疫情和随之而来的大封锁之前,经济就已经处于不稳定状态。2019年,美联储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措,直接干预回购市场[12]。随着油价跌至负值等其它疯狂现象的出现,我们可能正进入传统体系的最后阶段。世界需要救生筏的时间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本文转载自Unitimes,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财经立场。

https://news.huoxing24.com/2020050708480877962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
微信
移动端
移动端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