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牛财经首页
  2. 动态

​“粉丝做主”时代:让饭圈女孩杀入币圈

当娱乐巨头 SM 发币,是“粉丝做主”时代到来还是又一把镰刀麾下。

币圈的玩法正在向饭圈(粉丝圈)延伸。 

日前,韩国最大的娱乐公司 SM(S.M.Entertainment)公开对外宣发了一项新业务——计划发行自己的货币。

从被污名化的追星一族到逐渐为大众所接受的饭圈文化,追星逐渐演变成为了一种时代潮流。当人们意识到粉丝经济其实是一块内含巨大驱动力、购买力和经济实力的蛋糕后,人人都想分羹一口。

SM 在韩国娱乐圈走过 20 年,韩国娱乐业的市场正在不断被新兴经纪公司分羹。与此同时,韩国暂时失去了中国市场这块肥肉。

从常年霸榜韩国娱乐业榜首,SM 在 2018 年时净利润已下滑至排行榜第三位。更有数据显示,从 2018 年 11 月以来,SM 公司的股价已下跌 43%。

SM 发币真的能帮 SM 稳固第一王座吗?当饭圈偶遇币圈,SM 会让饭圈成为币圈的新流量池吗?

SM官宣新业务,粉丝:

“能不能先关心关心我的爱豆?”

SM 算是韩国娱乐业里的独角兽,也是分羹韩国最大支柱产业娱乐业这块蛋糕的三大娱乐经纪公司之一。

从 1995 年开始,SM 开始耕耘偶像市场。在韩国娱乐圈深耕的 20 多年,SM 将偶像培养做成了彻底的工业化,成熟的爱豆选拔、培养体系让 SM 孵化出了不少顶级爱豆组合。

从初代偶像团体 HOT、东方神起、神话到 Super junior、少女时代、EXO、f(x),再如国人们熟知的流量小生鹿晗、吴亦凡、黄子韬……这些名声在外的流量明星、团体,大多都由 SM 一手塑造。

SM 连接着两头,一边是源源不断的优质偶像资源,另一边是常年为爱豆买单的粉丝们。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一事件还未震动币圈,却先引爆了来自饭圈的怨念。

SM 毫无预兆的新业务决策让粉丝感到不悦,在粉丝看来,SM 这并不是在专注于艺人管理,反而在做一些和职责并不相干的“副业”。

当日,“SM 将发行自己的货币”话题登上微博话题榜第 12 位,在这一话题下,吐槽 SM 的评论获得热门高赞。

有人吐槽 SM 不管艺人反而搞起副业的举动可以上“迷惑行为大赏”;有人希望“SM 能少搞点幺蛾子,多对爱豆好一点” ;还有人认为“SM 越来越飘了,这是要脱离韩国自己做国家了。”

在韩国当地媒体 IT Chosun 报道中,韩国娱乐巨头 SM 技术部门 CT-AI 实验室主任 Joo Sang-sik 则是道出了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推出加密货币并建立区块链网络的目的,是应对股东抗议和提振股价。

选择发币背后:SM帝国走向下坡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SM 被喻为 SM 帝国,这一称谓是源于 SM 背后管理着庞大的艺人体系。

除了培养偶像爱豆团体外,SM 的盘子里还管理着歌手、搞笑艺人、运动员、演员、模特等多种职业演艺人。

繁荣的娱乐业让 SM 获得了高额营收。有数据显示,2017 年时,SM 的专辑销量一度占据韩国全年专辑销量的四分之一,位居全韩国第一。

而帝国二字,除了预示着 SM 家大业大,还暗喻着 SM 想要瓜吞一切的野心。

SM 目前构造的商业帝国的业务五花八门,除了培育演艺人,SM 还将商业版图触达到了科技领域及餐饮、生活等领域,AI、5G、食品饮料等领域 SM 均有涉猎,如 SM F&B 旗下餐厅、SM C&C 旗下旅行社、The Celebrity 杂志、超市 SUM market 等等。

但这也却加重了粉丝和经纪公司 SM 之间的芥蒂。

“SM 不知名的副业太多了,反正最不上心的副业就是爱豆了。” 一些粉丝对于 SM 的重心偏移愤愤不平,要求 SM 先好好管理艺人,别老想着弄副业。

粉丝、爱豆与经纪公司的三角关系矛盾,是长久存在又难以根除的难题。SM 虽在韩国娱乐业称霸,但 SM 的决策却常常引起粉丝的诟病。经纪公司成为了粉丝们为自己爱豆维权、讨伐的对象。

在国内娱乐业体系尚未完善的时候,不少练习生选择赴韩出道,SM 也是首选。但 SM 公司对艺人的严苛条款也使得不少爱豆选择出走,撕破脸解约回国。

从最早的韩庚到鹿晗、吴亦凡和黄子韬,大多数出海的爱豆最后都选择与 SM 解约,理由也多是不堪忍受 SM 对待艺人的经济、资源压榨。

事实上,SM 并非所有的副业都是盈利的。日前,SM F&B 被 KB 资产运营公司提出质疑:“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与本业无关的葡萄酒庄、度假村、餐厅事业正在损害股东利益”,同时 SM F&B 还被曝出累计赤字达 211 亿韩元(约 1.22 亿人民币),在是否继续运营副业上,SM 和股东之间出现了巨大的争议。

面对股东的质疑,SM 方面则依旧坚持继续运营,并拒绝股东的提升企业价值提案。据 money today 报道,由于拒绝股东提议,SM 当日股价下跌 6.78%。而据 Businesspost 报道,投资者们对 SM 公司为股东提交的资产运营的回复书表示非常失望。

有数据显示从 2018 年 11 月以来,该公司的股价已下跌 43%。SM 的成绩也不如过往亮眼。2018 年的数据显示,SM 在销售额上达到了 6122 亿韩元,在韩国经纪公司中排名第一;但在营业利润及净利润上,SM 不再稳坐王座,分别以 466 亿韩元及 234 亿韩元的成绩排名第二及第三位。

业绩下滑也与国际形势、政策环境密切相关。

有数据显示,此前在国际市场中,日本和中国曾是 SM 收入来源的主要力量,分别为 SM 公司带来 25% 和 12% 的收入。限韩令出台后,SM 正在渐渐脱离肥美的中国市场。

“主要是限韩,不然国内一些半韩不韩业务能力有限的团大概率会被韩团倒吸血的。”有分析人士认为,限韩令之下,韩流爱豆在内地的宣发渠道更少了,大多只在港澳台等地区进行活动推广,而这为国产偶像团体的崛起创造了新的机遇。

韩流明星逐渐被本土偶像所替代,正在加剧 SM 当前的困境。

韩流偶像的声音减弱的一个表象是,一些在限韩令后推出的新团,几乎没有瓜分到太多的中国市场。

“很少有公司能同时推两三个团,像 SM 这样的大公司,都只能三四年培养一个。”一位长期关注韩国娱乐业的人士认为:“现在大家饭爱豆的取向变了,SM 的运营也有点跟不上的感觉。”

饭圈文化变迁,从“远观、

不打扰”到“我的爱豆我做主”

当韩流被不可抗力阻挡在门外时,本土爱豆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追不上韩国新团的粉丝们,开始在国内寻找墙头、代餐。

国内饭圈文化随之崛起。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到《青春有你》,选秀来势汹汹,一代又一代的中国本土爱豆凭借节目出道,全民造星、追星运动复兴。

粉丝经济能有多大的能量?事实上,在为偶像花钱这件事上,粉丝们从不含糊。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全国民追星运动,或许还要追溯至 2004 年夏天的超女,全民使用发送短信的形式参与大众评选,让国人们第一次看到了来自粉丝群体的公共驱动力。

如今 15 年过去,为爱豆打 call 的主力军逐渐转移至了 95、00后身上,饭圈也演进出了全新的追星模式。

氪金,是当前饭圈的一大常态。在过往,人们追星并不一定需要为偶像付出大量的真金白银。如今,不仅投票需要氪金,爱豆成功出道后,为爱豆流量维护,更是饭圈花销的大头。

流量,是当下这个时代对于明星影响力的数据化表达方式,目前如百度指数、微博数据以及各种第三方榜单、代言的销量均是衡量爱豆人气指数、粉丝质量关键判断因素。因此,饭圈也热衷于制造数据, 从打榜、控评、刷数据都由饭圈粉丝自发组织,有条不紊。

“这是一种很畸形的流量制造。很多时候爱豆的国民度高不高无所谓,只要人气够旺,就是能够帮助爱豆流量变现的最直接的形式。”一位专粉国内偶像圈的饭圈女孩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为了爱豆数据好,氪金冲榜、“搬家”、冲代言销量都见惯不怪,讲究真金白银地追星才是政治正确,不付出财力的追星皆是“白嫖”。

流量背后绑定的除了人气,还有粉丝的重复购买力。时尚杂志红秀周刊首期电子刊的销售就是很直观的例子。

8 月 23 日,红秀发售首期电子刊,该期电子刊主题人物是近来爆火的网剧《陈情令》主演肖战。期间,因抢购人数过多,红秀电子刊的销售页面服务器崩了三天,一度短暂下架。两周后,红秀公布首期电子刊战绩,共销售 99 万余册,累计销售额近 700 万元。

粉丝经济的驱动力,让濒死的纸质时尚刊物重获新生。除了红秀外,流量小生带货的电子刊物不在少数,如刊登朱一龙、白宇的《给镇魂女孩的一封情书》的《时尚芭莎》、以及销售额破 200 万的李现首本电子刊《时装L`OFFICIEL》……

一直以来,韩国经纪公司的成熟生意经就是围绕着角色经济展开的。据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统计,早在 2016 年韩国明星 IP 衍生品产业规模约 750 亿韩元。

SM 的生意经也是围绕着自己手握的偶像资源在偶像周边商品市场等领域发力,从专辑唱片到演唱会、见面会再到明星IP 的周边、代言产品、时尚服饰等等,多得是让饭圈女孩们氪金的爱豆IP 衍生品。

“以前我们追星虽然也接、送机,但总会恪守距离感。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大家追求的是我家爱豆干啥我说了算的参与感。”从 2008 年开始追韩团的饭圈女孩小桐切实感受到了追星文化的演进。

全媒派在其报道中就曾给出过这样一个观点:今天的粉丝群体对于偶像的忠诚度和控制欲都远远高于“前数字时代”。

日前闹得火热的杨幂粉丝手撕嘉行,线上线下联合抵制杨幂出演自家公司的自制剧,认为粗制滥造的剧会影响杨幂的演艺事业。

这反映出了粉丝已不再满足于靠控评来守护爱豆的模式了,粉丝们开始希望获得爱豆的经纪决策权,以自己的视角为爱豆安排更优的演艺选择。

有了区块链代币,粉丝和爱豆能做些什么?

实际上,SM 这次要发行的货币,不是挑战国家法币主权的国家型货币,而是基于区块链发行一种流通的加密货币(token)。

SM 在媒体采访中公开表示,自己的目标是开发一个区块链网络,通过加密货币投资艺人的作品,让粉丝更多地参与到娱乐生态系统中:“区块链可以作为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最佳工具。目标是创建一个模型,让艺术家和粉丝互相双赢。 ”

在 2019 年第一期的《晓说》中,高晓松曾解读过区块链技术在未来内容生产业上的可能。

他以娱乐业举例:“文娱产业里有一个金字塔,实际上只有 20% 的粉丝能够花钱,通常情况下,金字塔顶那 1% 的粉丝是花了 80%~90% 的钱。”

高晓松曾认为,过往的数据的颗粒太粗,想要衡量单个粉丝在对明星的贡献值数据,并根据贡献值回馈粉丝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比如说,拥有 4200 万粉丝的微博帮助推广和 42 个粉丝的微博帮助推广,区分他们之间的推广贡献值是很简单的。但是拥有 42 个粉丝的微博帮助推广和 39 个粉丝的微博帮助推广,这就很难衡量价值贡献的高低了。

加入了 token,则有助于用以衡量、记录非常细微的贡献价值。

事实的确如此,对于大量真金白银追星的粉丝来说,目前缺乏一个完善贡献评估体系,为他们提升权重。而加入了权重之后,也有助于经纪公司在未来的周边商品销售中,通过不同设置模式来增加粉丝粘性,起到固粉的作用。

“我希望加入区块链之后,能有一个不可篡改的方式记录下我对我爱豆的贡献值,后期在一些抢票或者是线下活动、周边商品中出现时,我能够比普通‘用爱发电’的粉丝拥有更高的权重。”小桐十分支持这样的应用。

除了能够为粉丝细化贡献值,为不同粉丝赋予权重外,市场上常见的另一种代币挂钩明星本人的玩法是,为购买 token 的粉丝提供独家的福利,如换购和艺人的独处时间、独家活动、稀有物品等等。

此外,我们或许还能想得再遥远一些。譬如未来有关爱豆出新专、爱豆的出道名次、爱豆的站位顺序等需要决策的事务,可以放到区块链上,由粉丝们通过 token 进行投票,把爱豆的部分经纪决策交给粉丝和市场决定。

举个例子,日本人气火爆的 AKB48 女团就是使用粉丝购买 CD 投票的方式确定 AKB48 group 成员的人气排名,以此来决定下一张单曲的录制阵容。同时每张专辑赠送握手券或写真券,是把粉丝与爱豆近距离的接触机会、周边产品与 CD 的销量强绑定了。

AKB48 提出的这类偶像商业模式,最终都有可能通过 token 来完成。

利用区块链的方式来票选,也能一定程度上解决数据造假的痛点。无论是网站的评选投票还是选秀的票选,数据造假是日前各大饭圈互撕的热门话题。

“主办方想要捧谁,就可以直接把他的个人数据直接往上加,导致榜单排名数据并不真实。”小桐认为,当前票选环节水很深,亟待整改。

如果使用区块链 token 的模式,每一票都呈现在链上可见,至少票选环节能做到公开和透明。

币圈没讲成功的故事,SM会做成吗?

事实上,上述的方式并非只停留在想象中,早在前两年,就有不少项目讲的是类似的故事。

这些故事中,除了讲重塑娱乐圈经济、IP 变现的愿景外,基于明星IP 发币的最大的作用,还是为其背后的币价背书。

只不过,这些项目也多是牛市中转瞬即逝的花火,真正成为行业新经济模式、改善粉丝和爱豆关系的,寥寥无几。

在一众基于单个明星IP 发币的项目中,ENT 曾经声势浩大,想要成为娱乐圈通用的支付手段,让娱乐圈中涉及粉丝经济的商业行为均基于 ENT 来运行。

当时,韩国顶级女团 T-ara 就曾基于 ENT 主链在韩国发行了其专属的“T-ara币”,购买了“T-ara币”的粉丝可以用该币购买 T-ara 的一切演唱会、周边。不仅如此,BIGBANG 队长权志龙在荷兰和德国举办的两场演唱会中也增加了 ENTcash 购票的窗口,进行了小范围支付尝试。

除此之外,ENT 在宣传材料称,由于 Running Man 队长金钟国站台,ENT 还得名“跑男币”,现已公开上线交易,演员黄景瑜在爱奇艺直播的生日会也是由“跑男币ENT”是独家冠名赞助。

即便在如此众多的明星IP 加持之下,ENT 也难逃归零结局。如今,ENT 也从最高点接近 2 元人民币跌至近人民币 7 厘,交易量也是少得可怜。

当然,在 2017 年时,还曾有过一波名人时间交易热。如秒啊、e秒等等名人时间交易平台的模式涌现。而这些时间交易平台中,真正通过兑换和名人独处时间的人是少之又少,大多销售名人时间的交易场所,都成为了投机者炒作、薅羊毛的天地。

回归到饭圈,一个偶像从练习生到真正出道需要经历 5~6 年的漫长时间,过程中,偶像也在逐渐累积起自己的人气、粉丝资源。但爱豆是否出道,并不取决于粉丝,而是由经纪公司的发团节奏决定的。

除了氪金真情实感的支持爱豆的作品,粉丝有没有可能直接参与决策爱豆的出道时间呢?

值得想象的是,SM 发行代币后,面向的投资者群体是饭圈粉丝,他们购买并支撑了其代币价值。也就是说,未来粉丝将有可能更多地参与到明星经纪的决策之中。

有了代币,“粉丝说了算”的时代似乎也近在眼前了,未来粉丝向爱豆贡献奖励、购买周边、演出门票和众筹等业务也都将更系统化。

但这并非易事,经济公司依旧决定着自己将下放多少的权力。权益大了,容易影响业务和偶像,权益小了,粉丝不会买账。

目前SM尚未公布具体的发币细则,是否会有粉丝买单仍不得而知,但明星IP+区块链的模式必然会受到IP价值的推动,获得大量关注。

而 SM 这一手,是一门稳赚不赔的好生意,即赚足了脸面,名义上为粉丝们拓展了新的投资爱豆的方式,实际上又能圈起一波热度和财力。

当娱乐巨头 SM 发币,是“粉丝做主”时代的到来还是又一把镰刀麾下,都有待时间的检验。

本文转载自,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财经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媒体宣发:SW@zhenniu24.com

工作时间:7*24 全年轮岗无休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