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36 1352 8209

    电子邮件

    92joke@sina.com
  • 官方客服号

    商务合作联系

  • 扫描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深度观察
48519 0 0 2018-12-13 20:02

从爆红到边缘的背后:迅雷沉疴

来自: 蜂巢News 收藏 分享 邀请

留下玩客云,售让链克业务,迅雷说想更专注底层技术。投资玩客云的用户并不抗拒迅雷的“专注”,但一些人无法忍受硬件设备故障后的维修渠道不畅,单方面转让链克业务未经用户同意等等,也更无奈于链克的价格暴跌。12 ...

留下玩客云,售让链克业务,迅雷说想更专注底层技术。

投资玩客云的用户并不抗拒迅雷的“专注”,但一些人无法忍受硬件设备故障后的维修渠道不畅,单方面转让链克业务未经用户同意等等,也更无奈于链克的价格暴跌。

12月来临,有用户相互联系,组建“退货群”、“维权群”,他们想要去迅雷寻个说法。

在一些用户看来,玩客云不仅仅是一个共享闲置宽带和存储空间的家用NAS设备,它也是产生数字资产奖励“链克”的工具。

历经监管点名,股票投资者起诉,链克给迅雷带来了诸多麻烦。有人评价,迅雷这位“互联网遗老”转型云计算时,步子迈得太大。

迅雷又不得不赶紧迈步,主营的下载业务在版权和头部视频网站的围剿下萎缩。从上市前就开始探索转型的迅雷,将互联网金融、短视频、内容分发涉猎了个遍,直到2017年区块链成为风口,它All IN了进去。

推出玩客云后,迅雷不但卖疯了硬件,降低了云计算搭建的成本,还借着区块链让股票在一个月内上涨了5倍。

曙光转瞬即熄灭,和“币”扯上关系的链克像个污点一样,加重了迅雷沉疴。

有用户欲赴迅雷总部维权

进入12月,某玩客云“退货群”的人数达到了100多人。

有用户在群里反映,他接在玩客云上的硬盘已经被搞坏了60个,还出现经常掉盘等现象,向经销平台提出退货遭拒后,他选择报修,需要走送检、审查等流程,“总之一堆问题,每台都有。”

用户用“母鸡”指代玩客云,群内讨论硬件问题

除了描述硬件问题,群里的人也在探讨,链克涨到多少钱时,他们会停止维权,“超过一元,暂停维权。”

在这些用户看来,玩客云不仅仅是一个迅雷推出的共享闲置宽带和存储空间的家用NAS设备,它也是产生数字资产奖励“链克”的工具。

在场外交易平台66OTC上,链克有市、有价,仍以玩客币简码WKC提供挂单,今日凌晨3时,WKC的卖价在0.721元,买价位0.691元。

早在今年1月,迅雷遭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链克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变相ICO后,玩客云团队就在封堵链克的炒作,关停了钱包“链克口袋”的用户间转账功能。

迅雷CEO陈磊出面回应批评时称,他们是业内唯一在国家出台禁止ICO政策之前,公开反对ICO的做区块链的企业,在去年11月出现交易平台后,就在打击投机和炒作。

的确,迅雷旗下推出玩客云的网心科技在去年11月就曾公告发布,杜绝第三方平台上线玩客币,给包括CEX、火狐狸网等5家平台发了律师函,甚至给这一资产脱“币”之敏,将玩客币更名为“链克”。一些平台也接招下线了玩客币。

但链克交易、流通的闸门从未被完全关上。至今,火狐狸网上仍能交易,名为“链克币”的简码为OSC,成交价在0.705元左右,24小时的成交量超过25.38万OSC,折合人民币17万元。

去年,链克在一些交易平台上曾被炒至10元左右。产出链克的玩客云硬件也从官网预售价每台338元炒到3000多元。

市场上甚至流传着有人购买了5万台玩客云的传闻,一位投资玩客云的用户告诉蜂巢财经,“5万台可能是有点夸张,但一万台是有的。”他说,那些跟风者大部分被套牢。

昨日,有玩客云和链克的投资者从“退货群”中单独出来,聚集起一个几十人的维权群,他们想要去位于深圳的迅雷总部要个说法,包括设备的问题,也包括链克业务在今年9月被迅雷转让一事,“未经用户同意,单方面转让协议。”

下载业务萎缩 迅雷艰难转型

涉及链克的维权在区块链行业从业者黎刚(化名)看来一点也不意外,“迅雷布局云计算是明智之举,看好区块链技术也没问题,但步子迈得太大,太险,数字资产的口子一开,很难杜绝点对点流通。”

在玩客云将“链克口袋”的用户互转口子封堵后,网络上出现了不少破解之法,百度贴吧里,就有人询问转账变现的问题,也有人出来解答。

有人在网上解答钱包转账方法

链克像个麻子一样,点在迅雷的脸上。今年9月,迅雷将包括钱包、商城等有关链克的业务售让给了一家福建企业新大陆科技,接手的这家公司以合作伙伴的方式出现在对外消息中。

迅雷转手了链克,留下了玩客云,这个硬件设备是迅雷转型云计算、拥抱区块链的助推器,而迅雷的转型则要追溯到它在美股上市以前。

以下载软件起家的迅雷,在追赶移动互联网失利后多次尝试转型。按照陈磊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所言,迅雷从2011年开始转型,“每一年我们都看到它转型的动作,但效果都不特别持续。”

2011年,陈磊还没有空降迅雷,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计算机硕士邹胜龙是迅雷的掌门人。当时,迅雷看看已是国内首家实现全网高清的在线视频网站,腾讯视频在2年后才出现。

在下载业务上,迅雷和腾讯旗下的QQ旋风存在竞争关系,国内用户中,电驴、BT都各占江山。也是在那一年,微信诞生。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版权管理的严格,下载软件市场逐渐萎缩。迅雷支撑下载业务的带宽不断增加,但用户的下载需求减少。

特别是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视屏平台爆发,通过购买正版内容,吸引用户充值观看,让很多网民转变了消费习惯,大家下载的动力越来越小,也就堵上了迅雷增量市场的入口。

2014年6月,迅雷艰难上市,股价表现不佳,从1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至最低时的3.2美元。

当年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迅雷订阅营收为232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3.1%,比上一季度下滑6.8%。新浪科技财报分析,迅雷订阅营收的环比和同比下滑,主要是由于订户人数从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510万人减少到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490万人。

依靠下载会员盈利的迅雷需要一个新的增长点,陈磊成为邹胜龙的救兵。

为省成本发力“共享计算”

早在迅雷上市以前,邹胜龙就有心做云计算,背靠多年积累的P2P传输技术,CDN内容分发是顺理成章的方向之一。

当时,CDN领域的龙头网宿科技,仰仗这一业务拿下了每年超过50%的营收增长率,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

除了行业龙头,在云计算的市场上,BAT巨头的布局更早,2009年诞生的阿里云计算就获得全球首张云安全国际认证金牌。2014年7月,阿里云发布大数据计算平台MaxCompute,中小公司花几百元即可开始分析海量数据,这是迅雷无法企及的。

巨头不缺资金,更不缺人才,随便挑出一家,都可以对迅雷实现降维打击。

就在迅雷上市前夕,邹胜龙找到了陈磊,希望借云计算为公司找到新机。加入迅雷前,陈磊在腾讯担任云计算业务总裁,他的到来给迅雷带来云计算的新思路。

2014年,迅雷提出了“共享计算”,把这一模块装进了原本就是做硬件的网心科技公司,发挥其开发智能硬件设备的专长,用收集普通家庭中闲置的带宽、存储、计算等资源,搭建内容分发网络。 

这是一种极为节省成本的做法。在传统云计算企业里,搭建网络需要向电信运营商购买带宽,布置服务器,自建CDN分发节点,都是需要资金量的高成本运营。

陈磊在上职迅雷CEO时曾表示,随着个人拥有的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以P2P和共享经济为基础的云计算会得到高速发展,迅雷利用“共享经济”玩法,进入了云计算的CDN市场。主打产品就是面向C端用户的赚钱宝和面向B端企业级服务的星域CDN。

转型后的迅雷在营收上尚无太明显的表现,但从财报上看,迅雷加大了对研发的投入。2015年,迅雷总营收为12963.5万美元,相比2014年的13393.4万美元有所减少,也亏损了1446万美元。亏损来自于迅雷在研发和市场推广费用等方面的增加。

为加速云计算业务的发展,迅雷与小米联合发布内容分发网络“星域CDN”,随后陆续与小米、爱奇艺达成战略合作。

迅雷认为,这一合作将成为该公司向移动互联网转型过程中的关键驱动因素。短期内,迅雷PC端的下载加速服务仍然受到政府对互联网内容监管的影响,因此迅雷的服务订购营收可能会遭遇不利影响。

当时,下载业务仍是迅雷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在合作发布会现场,迅雷联合CEO邹胜龙表示,迅雷将继续配合政府的互联网内容清理行动。

一边整顿内容上传,一边加大投入云计算。直至2016年,迅雷的整体仍呈现亏损状态。据其财报显示,当年营业成本的支出达到了7992万美元,研发费用为6116美元,全年整体亏损2418万美元。

搭区块链风口 玩客云毁誉参半

突破来自于2017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阅读排行RANKLIST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ZHENNIU24(真牛科技)是一家以原创内容、高端活动与全产业渠道为核心的垂直类区块链产业媒体。我们关注新兴创新的区块链科技领域,提供有价值的报道和服务,连接区块链科技创业者和各种渠道资源,助力区块链科技产业化。
136 1352 8209
关注我们
  • 官方商务专员
  • 官方微信公众号

© 2017-2018 ZHENNIU24 Inc. 真牛科技 ( 晋ICP备14008748号-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