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真牛24首页
  2. 动态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

随着韩国娱乐巨头SM Entertainment和社交巨头Kakao Talk公布发币计划,人们对韩国区块链的热议再度引发。从娱乐、社交到手机、电信再到银行,韩国各个行业的巨头都在跑步入局区块链,随着对区块链的兴趣正在升温,韩国区块链的版图也正在日益扩大,成为区块链世界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在二战后发展起来的国家中,韩国是为数不多的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发达国家的经济体,创造了媲美西德“莱茵河奇迹”的“汉江奇迹”。然而在上世纪50年代初,韩国还是一个在贫困线挣扎的小国,数以百万的韩国国民居住在茅草屋中,苦苦挣扎着在失业和贫困的泥潭中,然而仅仅过去几十年,我们这位邻居就摇身一变成为高收入发达国家。

目前看来,在东亚区块链版图中独树一帜的韩国,形成今日的行业格局和地位,与其历史发展的轨迹息息相关。

汉江奇迹和朴正熙的野望

60年代以前,韩国一度被认为是没有希望的国家。二战和朝鲜战争的创伤使原本就资源匮乏、贫困落后的韩国一筹莫展,传统的农业基础无力支撑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建设,经济发展严重依赖“美援”。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成为总统,建立了准军事化的政权,怀揣着振兴韩国的梦想,他确立了以“经济第一、增长第一、出口第一”为目标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为了推行出口主导的经济发展战略,韩国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与措施。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配图(1)
  1. 韩元贬值,实行单一汇率制

战后初期,韩国币值高估状况较为严重,韩国政府为了增强本国产品的出口竞争能力,大幅调低韩元对美元的汇率。1964年5月韩元对美元汇率从130:1大幅贬值至255:1,并且一直保持这一趋势到1965年。按照朴正熙政府的说法,韩元汇率持续贬值的目的,是使韩元回归其 “真实” 价值,并以此促进出口和经济增长。

  1. 将商业银行收归国有

1961年,朴正熙政府将商业银行收归国有后进行利率管制,并且通过提高利率的方式将私人部门资金吸引至银行。朴正熙极度看重对于金融部门的控制,1962年就明确规定政府可以直接控制中央银行。同时提高利率,鼓励居民部门储蓄,全国总储蓄率从60年代的14%上升到了70年代的23%。

  1. 为鼓励出口,政府以国家信用,为出口企业和企业外债提供背书担保。

一方面,政府为私营企业的外债偿付提供全额信用担保,以提高企业举借外债的能力。另一方面,政府根据出口企业的业绩表现,给出口业绩表现优异的企业提供低息信用担保,正向激励企业的出口行为。

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的推进,大大改善了韩国经济状况和国民生活水平。人均GDP从1961年的94美元,提高到了1971年的301美元,10年时间增长了2倍多。出口的发展,也为工业和服务业创造了广阔的就业空间,1970年出口相关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29.6%。

出口导向型的外向经济发展战略,让韩国走出贫困的泥沼。但由于国内资源匮乏,最基础的原料基本都依赖于进口,加之在上世纪70年代,国际油价等重要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以及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制造业陆续兴起,韩国国内劳动力成本优势不再,单纯的轻工业出口导向型经济已难以为继。

为提高对外经济竞争力和加强自主国防,朴正熙政府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期调整了政策方向,把推进重化工业发展、提高经济自主性为主要目标。1973年韩国发表《重化学工业宣言》, 利用进口原料、燃料, 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开始重点发展重工业。

小国家,大企业

在政府信用担保的庇佑下,韩国重工业实现了从无到有,再到繁荣的过程,一些企业也迅速成长为全球闻名的大财阀。

但韩国走的是一条与自身资源要素禀赋不符的重工业之路,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隐患。在20世纪70年代,政府给予特定产业、企业以低息贷款和补贴,培养出了一批符合发展重工业目标,但同时也是富可敌国的财阀集团。

1975年政府对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赋予综合商社的名称,对他们进行税收、金融的支持和行政支援。由于只有财阀有能力设立所谓的综合商社,在这个过程中大量中小企业被财阀集团恶意收购,恶化了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现象。

而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三星,不少人直接把韩国称为“三星共和国”,说韩国人一生难逃三件事,“死亡、交税和三星”。1980年,韩国前十大财阀产值占GDP比48.1%,排名第一的财阀三星集团创造的产值更是占据了韩国全国GDP的1/3。

三星集团三代掌门人,左起(李秉哲,李健熙,李在镕)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配图(2)

朴正熙时代的韩国政府和财阀的关系基本属于国家主导财阀的形态,国家虽然扶植财阀但也能控制财阀。1987年以后韩国的民选政府开始渐渐被财阀所左右,青瓦台出现了“铁打的财阀,流水的总统”现象,韩国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财阀”统治的国家。

20世纪80年代初,全斗焕政权上台,针对朴正熙时代的政策,提出了“稳定经济、减少政府干预、向‘民主化’过渡”的经济改革路线。改革派的动机是美好的,但是过早的开放了金融市场,滋生了道德风险。事实证明,所谓的自由,只是财阀的“自由”而已。

“金融自由化”后,韩国企业高负债、低盈利这一顽疾不仅没有得到解除,大企业的坏账率反而不断上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前三十的财阀杠杆率平均突破500%,而同时期的美国为154%,日本为193%,台湾为86%,可见当时韩国财阀的财务结构十分畸形。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配图(3)

1995年韩国政府启动“世界化战略”,推动了大企业财阀的投资和规模进一步扩张,前30家的大企业平均拥有20个子公司。韩国最大的30家工业公司占工业产值的1/3和总投资的1/3,而其中的三星、现代、大宇和LG(乐喜金星)四大企业集团在国内销售总额中占1/3,在韩国出口额中占1/2。任由畸形的泥塑巨人继续膨胀,为后来危机的爆发埋下了导火索。

韩国电影《国家破产之日》剧照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配图(4)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

在财阀资产继续膨胀的这些年来,韩国本身的平均GDP增长率已经下滑到不足3%。2018年,韩国的GDP增速仅为2.7%,创六年新低。而家庭债务总量高企、年轻人就业不足等痼疾却没有丝毫解决的征兆。

然而这一切在2016年都改变了,由于一度让韩国自豪的金融业和通信业在过去的20年中遭受了重创,当改写世界金融业的数字货币风口到来,带着尚未完全消退的骄傲和对未来的憧憬,韩国人疯狂了。

2018年1月初的某天,在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比特币的价格是15255美元,而在韩国两家交易所Bithumb和Upbit,比特币价格分别是21751美元和22674美元,也就是说你只要从从美国买入比特币再转手卖到韩国,就能赚40%。如此高额的差价被戏称为“泡菜溢价”。

在“泡菜溢价”接近峰值的1月初,韩国招聘信息网站Samurain发起了一项虚拟货币投资调查,超过3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炒币,并且每位受访者的平均炒币资金高达566万韩元(约3.5万人民币)。

大部分大学毕业无法找到理想工作的韩国年轻人在压抑自己的欲望很久之后,终于通过加密货币不断变化的数字找到了久违的刺激。而和那些在纽约扫货黄金的中国大妈一样,首尔江南区(富人区)的大妈们也给自己找到了新的投资方向。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9月,韩国全面禁止ICO。这项本意是打击数字货币欺诈行为的禁令,演变成了对数字货币交易的“无差别打击”。不过韩国人对数字货币的热情以及韩国在全球数字货币市场上的地位,是的韩国政府开始反思政策是否过激。

2018年1月16日上午,青瓦台,一份请愿书摆在了新当选总统文在寅的办公桌上,他眉头紧锁,因为这份请愿书的主题正是呼吁政府取消对于ICO的限制,青瓦台曾承诺过,一旦在线请愿发起后的30天内签名人数超过20万,政府将作出回应。

而文在寅眼前的这份请愿书是于2017年12月28日发起的,到1月16日,参与人数已经达到21万。请愿内容是反对政府对加密货币的严格监管,请愿书的匿名作者表示:“我们的人民因为虚拟货币而实现了一个他们在韩国从未拥有过的美梦。人民不愚蠢……之所以投资虚拟货币,是因为它被认为是第四次工业革命。”

文在寅妥协了,2018年5月,韩国国民议会正式提出解除ICO禁令的提案,并于6月份正式解除。当然这背后的原因恐怕并不简单。

正如请愿书所讲,区块链技术被认为将继互联网之后引领下一次的工业革命,虽然财阀经济导致韩国在1997年的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然而谁也无法否认财阀曾经在国家重工业以及信息化时代转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一次,面对区块链,他们当然有责任去推动国家发展的车轮继续向前。

从朴正熙时代诞生的财阀,在文在寅手中再一次肩负起了推动国家变革的使命,历史就好像走了一个轮回。

财阀的区块链之争

各类互联网公司入局区块链,其幕后的韩国四大财阀的作用也不容小觑,以三星、现代、SK、和LG为代表的韩国财团素来与政府联系紧密。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庞大的用户群、多样的产品和丰富的实际用例,这些集团注定会是韩国本土和未来全球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主导因素。

泡菜溢价与江南大妈:财阀轮回的韩国区块链之路配图(5)

而在韩国,区块链大规模应用正是由4大财阀这样的大型企业来完成的。这些巨头没有浅尝辄止。而是以各种方式涉足区块链项目,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基于区块链的小微企业解决方案、去中心化平台或数字货币项目等等。

三星:将数字货币扩展到数亿用户

实际上,早在2015年,三星就开始悄悄布局区块链行业。 三星集团现任会长李健熙独子、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今年6月就公开表示,未来重点关注的领域有三个:人工智能、6G以及区块链技术。

2019年,三星终于急不可耐地把区块链技术导向了自家龙头业务——智能手机。2月,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三星Galaxy新品发布会上,Galaxy S10 系列机型正式亮相。此次发布的新品最值得注意便是Galaxy S10 添加了此前传闻已久的硬件加密钱包钱包功能。

从早期势单力薄的钱包、账单、游戏、社交媒体开始,三星用户目前可以选择的区块链应用程序更加丰富。在此之前,三星可能都不相信旗下区块链生态系统能发展到这一步。

现代:向3000万球迷播放区块链广告

现代集团已经推出了加密货币Hdac Coin,并于2017 年底在瑞士ICO。现在Hdac 方面表示,将允许客户使用Hdac Coin购买H-Point 积分,以支付Hyundai的产品和服务费用。

在去年俄罗斯世界杯上,英格兰与瑞典对阵的半场时间,现代集团附属公司现代数字资产公司(HDAC)在BBC、ITV播出了区块链广告并阐述区块链技术的好处,据估计当时观看比赛的球迷超过3000万人。

SK:开发区块链企业平台

据韩媒《news1》报道,SK将投资100亿韩元至ConsenSys,ConsenSys是美国区块链软件开发公司,提供以太坊平台的区块链服务、相应工具。两家公司将联合分析各自的区块链平台、技术和服务,探索扩展企业区块链业务的商业模式。

业界相关人士表示,SK集团会长崔泰源在今年8月25日举办的SK集团扩大经营会议中要求,IT以外的子公司也要尽快引入区块链技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以预期SK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区块链应用方面的推进。

LG:咬定三星不放手

LG作为三星的对手,双方在区块链智能手机的开发和应用上的竞争即将进入白热化。据cryptonews报道,LG可能会在今年9月推出自己的区块链手机,以回应三星近期推出的Klaytn手机。在今年早些时候三星发布区块链钱包之后,LG与多家DApp开发商会面,讨论未来可能的合作。

LG是着名的区块链技术支持者,并一直在探索一系列与区块链相关的商业途径。该公司已经推出自己的Monachain区块链平台,并正与德国大型银行KB合作开发某种形式的代币,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加密货币或稳定币。此外,LG今年早些时候在美国申请了智能手机加密货币钱包的专利,并且是Ground X Klaytn治理委员会的成员。

总的来说,韩国拥有庞大的投资群体和创新的监管政策,这也是4大财阀推广区块链技术的基础,随着加密货币在全球的接受度越来越高,韩国区块链市场的包容性也在不断扩大,韩国未来有希望进一步成为亚洲的区块链中心。

本文转载自火星传媒,不具备任何投资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真牛24立场。

http://www.gscaijing.com/archives/2946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媒体宣发:SW@zhenniu24.com

工作时间:7*24 全年轮岗无休

QR code